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马亚莲

我脆弱的神经/怎经得起会愈加庞大的民权呼声和各种抗议/必须防患于未然/从思想根子上掐断根源/ 哪怕充分暴露了/我的虚弱和不自信/因为早已被蛀得千疮百孔的我/因为我知道/思想不是靠军队和警察就能镇唬得住的
作者在文中列举了上海居民陆立明、陈宝良、谢穗好、韩忠明、浦美英、顾建国和葛开英因房屋遭非法强拆而被迫走上上访维权路的遭遇。他们虽曾屡屡遭威胁、被非法关押、被殴打、被行政拘留、被判刑,甚至被关精神病院,但依然在2018年“两会”召开之时前往北京,要向当局和世界昭告公民之心的存在。他们目前均被截访后押回上海关押,并与外界失去联系。作者说,还有很多维权者的遭遇更为险恶。 上海维权者频遭虐治,人代会再成刃民会 马亚莲 年年会相似,场场人相近。寄望好新政,梦碎人代会! 2018年春节期间,十三届全国人大尚未召开,各地重拳缉拿、整治维权冤民或花钱买稳的各项措施就全面落实。霓虹闪烁、权贵集中的上海,...
2017年12月1日,上海市嘉定区江桥镇江桥村民顾建国,浦美英夫妻打算到桐乡旅游,却在上海南站长途汽车站被警察查身份证验出访民身份后,交市府截访办押送到上海访民集中地府村路。之后,在被其镇政府派来的2名村干部和5名黑“保安”带走时,夫妻二人因要求他们出示身份证并拒绝上车而遭到殴打。两人被强行带至派出所,警方警告他们不得“非访”,但拒绝受理他们的报案,拒绝开具验伤单。此次情况,盖因乌镇召开的世界互联网大会而起。 因召开十九大,9月19日,浦东新区祝桥镇的谢金华在去医院途中,被祝桥镇政府派出的外地闲杂人员(黑保安)带到酒店非访关押,至10月26日才被释放;其间,上厕所、洗澡都有人跟进监视,...
因房屋遭强迁、土地动迁而上访、状告政府的上海维权人士韩忠明和前妻童莉雅,于9月22日开始被8名不明身份的外地人员在临时住处的楼道和大门口站岗,并被24小时贴身跟踪。2017年10月7日中午,韩忠明坐监控车辆外出办事访友后失踪,手机也处于关机状态;家人报案,派出所以各种理由推诿,拒绝立案。近几年来,上海各区聘用外地无业人员做安保、特保和协警,一旦出事,政府即以“临时工”为由逃避职责,而公安则以没有证据或找不到人为由不予立案和追究。 上海聘外省人管控韩忠明,失踪后报警被拒立案 马亚莲 原上海黄浦区半淞园街道居民韩忠明和童莉雅,于十多年前房屋被强迁后走上维权路,在长期艰难困苦的生活重担和政府打压下...
北京警方为“维稳”,多年来对进京上访的访民进行打压,严禁旅馆和民宅租给他们住处,在重大节日或“敏感日”期间更是严查,令访民惶惶不可终日。 首都,驱冤民维稳?更毁形象! ——访民进京租借房屋受严控表明首都不容冤民胜于刑事犯 马亚莲 多年来,北京警方一直严令所有的公私旅馆、民宅等一律不得借给进京访民,否则房东轻则被罚款、吊销执照,重则被拘留,重大节点期间更是严加清查、草木皆兵。试图以此愚蠢、违法之举逼使访民离京,维护首都形象和“稳定”。 然全国各地数以千万计非但讨不到公道、还被地方当局整治打压的访民,除了进京告状,又何来其它伸冤之道?但长年的旅途往返花费和精力透支,显然令经济困顿、...
来自全国各地的访民或冒着刺骨寒风或顶着烈日暴晒在马路上、胡同里排数小时甚至几天的队,等待到国家信访局上访,但到窗口登记处却被蛮横拒绝受理,或被截阻;如今,因9月初要“大阅兵”,从8月中旬起,北京大小马路、胡同和旅馆已开始盘查、清理上访维权者,国家信访局成了无人空城。 国家信访局,一座空城蓄血泪! ——蛮横推拒个访、强力截阻集访的规定所依何来? 马亚莲 国家信访局,集全国各地不同行业、不同性质、不同层次的人员来访,举报控诉的也是国内发生的各种不同内容、类别的大小冤屈和问题。而不同省市、级别的官员也都穿梭于此,表达各种态度、进行各种交易、发生各种观念碰撞和达成。……等等。毫不夸张地说,...
【马亚莲】上海维权人士马亚莲到北京上访,正值两会召开、政协主席贾庆林提出以制度化方式终结所谓“非正常上访”。她为避警察骚扰躲在朋友家,并借朋友电脑发出她写的这篇文章。她认为,贾庆林的提议是“将法律和法院置于权下,公然藐视和扭曲了法律”,“此措施必定引发更大的民怨潮,被终结的决不会是‘非访’,而只会是‘法治’!”
中国人权 从国内获悉,总部设在日内瓦的"全球居住与反迫迁中心"将2006年度"住房权利卫士奖"授予中国的七名维权人士,但上海警方却以"查抄违禁品"为名从邮递公司截取了将给上海获奖者马亚莲,郑恩宠等人的奖状。 深圳的赵达功先生受托寄奖状给上海的得奖人。由於得奖人的身份敏感,赵先生委托深圳宅急送公司以快递邮寄给上海的友人程志英,并注明内为资料。邮件交付时间为2006年12月22日,12月29日赵先生查询时,深圳宅急送公司称"收件人程志英已於12月25日亲笔签收"。上海宅急送公司的网页上注明该邮件已被签收,但却拿不出有签收人签字的单据,并对马亚莲等人的多次电话和网上投诉不予理睬。...
中国人权 从国内知情人士处获知,“六四”前后,上海当局大肆拘捕和监控访民。今日上海著名维权律师郑恩宠刑满释放,警方直接将他送回家中,以避开他与在监狱门口等候他的家人、访民和记者的接触。 知情人告诉 中国人权 ,6月5日凌晨4时,上海提篮桥监狱狱警叫醒郑恩宠。5时左右,郑恩宠被直接送回家。郑恩宠的妻子蒋美丽为避开当局阻挠,提前一日住到朋友家中,早上准备去监狱接丈夫时,却被告知郑已到家;许多准备到监狱门口迎接郑恩宠的访民和记者,也扑了个空。由於当局在郑家附近布置大量警力,并将其家中电话切断,许多访民都无法去看望郑律师。 中国人权 通过电话向郑恩宠先生表示了问候。...
中国人权 从国内消息人士处获知,因受当局怀疑带领一美国领事与访民见面,上海访民陈小明遭秘密关押,并面临随时被当局更严厉惩处的命运。 今年2月15日晚,上海访民陈小明突然被卢湾区公安分局拘捕。据来自内部的消息说,拘捕他的主要原因,是上海当局怀疑陈小明在2月13日晚带美国领事与十多位访民见面。去年2月25日 中国人权 曾报道过类似事件,当时陈小明在前往与美国领事的见面途中,被突然从一辆车上跳下的五名警察强行带走。 上述内部消息得到当局一篇公开报道的印证。3月16日,上海市委副书记刘云耕在市信访工作会议上说:“要特别警惕有些居心叵测的人,甚至有某国一个外交人员,暗中聚集上访群众开会,...

页面

订阅 马亚莲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