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谢燕益

中国的现代转型,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两种意志的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与奴役特权意志的较量。是非善恶就在你我心中,人心所向的普适信仰把大家联结在一起,它在每个人的心中,我们不但可以彼此验证而且可以收获喜悦,凭着它,人们必将告别恐惧与黑暗!
刘飞跃煽颠案是一场典型的文字狱以言治罪的政治迫害事件。这场政治迫害从一开始就违背我国现行宪法、法律。人权与人道是超越于一切政治与政权之上的,任何一个现代文明的政权都须符合其人道使命,其合法性在于它尊重保障人权、谨守人道底线,维护人道尊严。审判者应当知晓,谁也逃不过历史的审判!
开始我不配合国保,后来有了家,如果不配合,老婆孩子会被骚扰,我的工作受影响。现在形成了一种沟通模式,不许他们进小区门口,我和他电话沟通,约到饭店或茶馆、居委会见面。有人替我担心,我这样坚持对我的家庭和个人会不会有风险?从根子上,我相信仁者无忧。
面对持续恶化的人权状况,中国人权律师绝不会退缩,将责无旁贷,义无反顾,毫不犹豫地直面困难和挑战,像战士一样勇往直前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精卫填海,子规啼血,纵风雨如磐,犹血荐轩辕,这是我们的主动选择,也是我们的宿命和使命!
三年了,胆战心惊如履薄冰;三年了,苦难卓绝信念坚定。不知道还在监牢里的人在思考什么?甚至还能思考吗?愿他们也能得到上天的眷顾脱离苦海!更希望我们的十亿同胞能活出人的尊严,能享受现代的文明。
中国这样的一个超大型国家,需要某种意义上的无为而治,如果万马齐喑,反而潜藏高度风险。数量稀少的人权律师和死磕律师在法律框架内,对公权力进行适度制约,反而能锻炼这个体制的弹性,让这个社会保持活力。所以,我希望善待律师。
健康权和生命权是公民享有的天然权利,也是最基本的人权。现在中共的监狱里,还有王炳章、陈西、朱虞夫、吕耿松、陈树庆、陈卫、刘贤斌、郭飞雄、伊力哈木、张海涛等等。请给他们多一点关怀吧,他们是最黑暗的长夜里的一盏盏灯火,燃烧着自己,给我们的却是光明和温暖。
在讨论正事之前,梁小军请求看看谢燕益刚出生的女儿。孩子一周前刚出生,距谢燕益被捕那一天已经快九个月了。孩子在一个临时安排的婴儿房里睡着了,由原姗姗的妹妹看着。“叫什么名字?”梁小军压低声音问。“还没取名字,”原姗姗轻声说,眼睛盯着出生不久的孩子。“我等她爸爸回来给她取名字。”
709事件,作为一次至今仍在持续的践踏人权法治的逆流、狂潮,具有标志性意义,也许意味着这国和平转型梦想的彻底破灭。709事件是当局继打压新公民运动及南方民权运动以来,打压维权运动的高潮,但我相信,709事件不是维权运动的终结,而是一个崭新阶段的开始!
维权律师谢燕益在去年“709”大抓捕中失踪,其家属至今年1月才收到他的逮捕通知书。家属不仅被剥夺聘请律师的权利,还24小时被跟踪和监控,频频被辱骂和恐吓,更有甚者,其妻原珊珊还两次被抓进派出所,其中一次被关3天,不给任何法律手续;其中一天不给孕期的她提供水、食物、不让上厕所。 谢燕益妻儿的人权状况!真过份! 原珊珊(谢燕益妻) 谢燕益中国职业15年的律师,2015年7月12日失踪,2016年1月11日我才收到逮捕通知书,家属聘请的律师被解聘,也剥夺了宪法所赋予我家的一切权力,权力机关为谢燕益指定官派律师! 我在家除了带3个孩子还尽量为谢燕益发声,我的境遇是: 我被抓进两次派出所,...

页面

订阅 谢燕益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