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所有内容

Item 526 — 600 (5024)
我们欣喜和敬佩地看到,香港同胞已经走在全中国和全世界争取自由民主伟大斗争的前列,这是对大陆自由民主运动的巨大的感召、示范和推动。我们相信,所有的大陆灾民和难民最终都会像香港同胞一样意识到灾难的根源,向着极权专制政权及其独裁者发出勇敢的吼声!香港加油!中华加油!
从现在的香港情势看,在镇压与不镇压之间,习近平选择镇压的冲动和可能性大于不镇压。这是由他一贯的执政逻辑和定势思维所决定的。无论习选择镇压还是不镇压,香港人已经赢了。他们选择直面强大的独裁政权,为自己的权利和自由而无畏抗争,已经成就了一段自六四以来最可歌可泣的中国历史。
警察权力的不受制约甚至被肆意放纵是极权社会的一个典型标志。中国大陆本身就是一个警察社会,现在他们正在试图将这一压制型的社会形态输出到香港,因此香港市民表达出对警察专权的警惕和抗议是完全有道理的。
中国四千年迷梦是甲午一役而震惊。政治体制不改革,社会矛盾就会越来越尖锐。矛盾积累到最后,整个社会情绪就是宁愿鱼死网破、玉石俱焚而不愿意接受改革。这种情绪占社会主导地位的时候,就为社会边缘的革命党人提供了一个舞台。
在人类进入信息时代、智能时代的今天,判断一个社会是否足够文明进步,是否有自我纠错能力,只看它如何对待人们对它的批判这一条,就足够了。我们不要再做别的梦了,要做,就要做思想理念和制度文明进步的梦,否则,只能是自欺欺人。
想看看老人怎么活着、活得尊严,是我近来的一种愿望,我知道即便在美国,老年人生也不易。垂老相守,黄昏最后一里路,是何等的金贵,就像巫宁坤李怡楷二老,往昔的苦难早已是绵绵的生命力。
我和豌豆豆每日都在为你祷告。这21天,我没有掉眼泪,为着自己的难处,因上帝与我和宝宝同行,他与我们共同行过每一天。不用担心孩子们,有上帝的保守,孩子每天都很平安、喜乐!也不要对我有任何愧疚与亏欠。
我从未见过高智晟先生,但他却是我敬佩、敬重的人之一。他出狱不久,通过别人辗转寄来8000元人民币。那是爱心人士让他去看牙的钱,他却无私给了我们母子。每每想起此事,我内心都非常温暖、感动、感激。一件小事,折射出了一个人宽广、博大的胸怀。
过去11个星期以来,国际社会震惊地看到香港警方针对香港民众大规模反对香港特首林郑月娥推行的引渡法案的暴力升级。香港特首不是去解决示威者要求完全撤回该法案;撤销对6月12日示威活动的“骚乱”定性;无条件释放所有被捕的示威者;成立独立调查委员会调查警方滥权行为;实行普选等五项基本诉求,而是持续表现出令人震惊的无能、傲慢和缺乏政治领导能力。 “香港特首不去解决警方的滥用暴力问题——这些警察显然没有受过怎样适当应对密集人群的训练——而是执行北京的强硬路线,只注意那些以更激进方式表达抗议的示威者的行动”, 中国人权 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完全无视对香港广大民众,包括绝大多数和平示威者、医务工作者、记者、...
人权高专办促请香港当局保持克制,确保和平表达意见人士的权利得到尊重和保障,同时确保执法人员对可能发生的任何暴力的行为反应适当,并符合国际上使用武力的标准,包括必要性和相称性的原则。
我家姐系一个好善良既人 维护人性人权 为自由而战 当你今天蒙蔽双眼 明天维稳之火会烧到你身边 硬生生剥夺你所有自由 你今天可以为这个为自由而战的女生走出来吗?
寄希望于中共不会出兵香港,是侥幸心理;寄希望于单靠街头抗争轻易取胜,是投机倾向。让全体香港人民了解中共出兵镇压的预案,能破除侥幸心理,能纠正投机倾向,能促使抗争艺术多样化,能让香港人众志成城地迎接一场持久战,并且在条件允许时尽力促成(但平时不寄希望于)它转化为速决战。
面对前所未有的管治危机,中央的对策还是老路一条,短期是铁腕镇压、堵塞反对声音,长期是画饼充饥、发展经济收买民心。如此应对危机,好等于只顾消灭病征,但却不对症下药,正不断激化政治矛盾,把香港推向深渊。
8月12日,程渊的哥哥程浩在推特上发帖,讲述他8月8日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警察传唤的经过。传唤理由为涉嫌寻衅滋事,讯问内容为程浩在网上发帖的原因、内容及真实性,并问他为什么不通过投诉、诉讼等其他渠道表达诉求。警官还问他是否考虑过其文章和接受的采访被断章取义歪曲使用的问题,为此,程浩在帖文中发声明进行澄清。 公益人士程渊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抓捕后,程浩一直发文为弟弟呼吁。 程浩的推特: https://twitter.com/cIVabK22KsntzpX 程浩:关于我弟弟程渊被失踪的说明 程渊哥哥程浩关于自称警察者来电的疑惑 程渊哥哥的声明 大家好,...
7月22日,三名公益人士 程渊 、 刘永泽 、 吴葛健雄 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他们目前被关押在长沙的湖南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和家人。海内外反歧视、卫生公益和人权组织对此感到震惊。 程渊从家中被带走后,其妻 施明磊 随之被戴黑头套、手铐,被强制带到街道办事处,连续审讯近18个小时。审讯人员威胁她,如果不好好交代,就将她三岁的孩子带过来一起审讯。施表示她不了解程渊的具体工作内容。 施明磊在最近向湖南省和长沙市有关当局发出的 控告书 中讲述了她遭受的粗暴对待和威胁: “审讯人员威胁我如果不好好交代就要将我三岁的孩子带过来一起审讯……...
回顾一九五一年回国以来,每逢大、小政治运动都首当其冲。到头来,“贫归故里生无计,病卧他乡死亦难。”不堪回首的个人劫难也涵盖了半个世纪的家国之痛,是对一个“史无前例”时代痛定思痛的见证。
本书的最高价值并不止于保存了一人一家“受难”的真相。更重要的,它写出了中国知识人在历史上最黑暗期间的“心史”。巫先生以“受难”的全部人生为中国史上最黑暗时代作见证,这是他个人的不朽的盛业,然而整个中华民族所付出的集体代价则是空前巨大的。
从中国的角度看,美中对抗似进入非理性阶段。但从美国强硬派的角度看,这种非理性就是一种理性,狙击中国的快速崛起,已经成为美方不择手段的手段了。这个世界从此进入多事之秋。
致: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项目协调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 专员李明柱先生(北京) 副主任李娟(音)女士(日内瓦) 副总干事夏刚(音)先生(北京) 性病艾滋病中心副主任胡翼云先生(北京) 主任石英女士(北京) 参赞齐大海先生(北京) 二等秘书杨晓晨(音)先生(北京) 抄送: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Gunilla Carlsson女士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Phumzile Mlambo-Ngcuka女士 联合国妇女署性别平等、艾滋病和健康高级政策顾问Nazneen Damji女士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艾滋病、健康与发展小组主任Mandeep Dhaliwal女士, 全球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网络(...
中共的当权者是不会在根本问题上对港人做让步的。但我的期望是,无论发生甚么,港人都能守住自由人的尊严。我相信港人有这个机会,我更相信,如果做到了,港人将对中国人的自由,以至对整个人类的自由,能做出重大贡献。
这是一场由一群勇敢、正直和善良的内地同胞,在三十年前于天安门广场外,所遗下的悔恨、鲜血与泪水中,所灌溉而成的抗争。这场抗争也许是香港人的最后一场抗争。希望各位内地同胞谨记,香港的抗争者,从来都不是你们的敌人。我们接下了三十年前那夜,那群勇敢、正直与善良的中国同胞在弥留中所遗下的嘱咐的宿命。
香港工委书记权力高于林郑月娥,王志民是全港最高领导人,领导着林郑。只因香港情况特殊,共产党只能以地下形式运作,在各个界别机构内组成秘密党组织。香港警队内己经组成若干党组织,可能多数在高层警官中。有人说警队己成独立王国,香港警权基本上已被中共地下党所夺。
当此民间社会面临愈发严酷的考验,公民社会运动正处于一片沉寂之时,郭飞雄知行合一、躬行实践的榜样力量,必将会给暗夜里奋勇前行的自由战士们以鼓舞和激励!
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向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家安全厅提出控告,要求检察机关: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终止对控告人的刑事侦查并撤销刑事立案;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撤销对控告人的刑事强制措施;立即归还控告人被扣押的证件、驾照、银行卡、手机、电脑等物品;依法追究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采用粗暴对待、威胁的方式讯问、连续长时间审讯控告人的法律责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渊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头套、手铐,被强制带到街道办事处一直审讯到次日凌晨3时左右。其间,国安威胁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中国的现代转型,从根本上来说就是两种意志的较量,即和平民主意志与暴力专制意志,自由公民意志与奴役特权意志的较量。是非善恶就在你我心中,人心所向的普适信仰把大家联结在一起,它在每个人的心中,我们不但可以彼此验证而且可以收获喜悦,凭着它,人们必将告别恐惧与黑暗!
现在习近平也遇到了和毛泽东类似的处境,内外交困,政权不保。以他崇拜毛泽东的思维方式,自然想到了联俄抗美。只可惜他的弱智参谋们没想到,时代不同了,环境条件大不相同。东施效颦、邯郸学步的结果,至少也是贻笑大方。
中国政府的误判的根源在于体制内外的“舆论一律”,在党内高层,反对或者甚至怀疑习近平的对美战略已经变成了一个是否维护领袖地位的重大政治问题。问题是,中国的“定于一尊”的体制、以及由如此体制产生的自我陶醉的舆论和政策环境能否拿出为美中冲突解套的方案?对此我完全不乐观。
北京对香港的容忍底线将不是固定不变的,而要取决于香港内部冲突与大陆危机的关联形势。虽然香港经济权重会继续下降,但随着国内秩序危机不可避免的恶化,冲突风险不断增大,保住一个能维系自治和法治秩序的香港的全局意义就会逐渐彰显出来
一国两制,如同把食肉的狼和食草的羊关在一个笼子里,要么狼饿死,要么狼吃羊。除非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发生质的演变,否则这种“狼吃羊”的危机迟早是会到来的。今日香港局势不幸被作者言中了。
一旦在香港实施“紧急状态”,就是香港被“和平解放”,香港正式开始“内地化进程”,就是首先接管香港主要媒体,取消香港的新闻自由。现在摆在700多万港人面前的最大问题是,要主动寻求香港问题的“和平解决”,而不是被动地“被和平解放”。
撑港人,既助自己﹔护香港,乃救中国。世界和平与自由民主的成果需要维持和捍卫。香港人正用他们的智慧勇气和生命在为他们下一代的福祉而拼博。夏日炎炎,心系香港。祈祷上帝保佑曾是自由民主繁荣的“东方明珠”不被邪恶所毁灭。
从三门峡工程到三峡工程的决策体制看,中共依然政治挂帅,依然一意孤行,依然迫害良知,依然顺我者昌、逆我者亡,压制不同声音、迫害异己,中共没有进步!
盖棺定论,笔者在李鹏的棺还未盖就见到评他一生是:既演了一个儍子,又演了一个恶人,这颇矛盾的角色,似乎很奇葩。其实李鵬的儍子形象,只是某些局部,他的文化素质显得劣,可在党文化,应是高材生。
王怡牧师的坚定和自由,是他身上所具有的魅力——这是一个电动车牧师的魅力;一个宽大体魄和瘦小电动车形成的不押韵,在各人心里产生的两极化冲击。那上帝所尊敬的人,配得我们的尊敬。那在拘留所、看守所经历主的苦难,却有世代为之惊讶、历史为之感叹的福音见证,配得我们的尊敬!!
兵团是帝国时代的人造产物,缺乏现代社会所需的法律、文化、经济与人文基础,只能靠政权意志维系,用政治说法处理与法律的矛盾。这种强调和强化兵团充当新疆“看守”的思路,必然要把新疆当地民族当作被看管的对象,受到当地人民敌视、遭遇地方势力抵制也就是正常的。
刘晓波和我完全不同。30年前那场大屠杀,令他和我的灵魂彻底改变。独裁者们甚至害怕这个著名思想犯的骨灰。他给我的信中骇然浮现“一个殉难者的出现就会彻底改变一个民族的灵魂”……
只要这个世界上还存在不自由的国家,还存在由专制政权所施加的政治迫害,“哪里有自由,哪里就是我的祖国”这句话,就没有过时,也不会过时。如果未曾绝望,如果不想苟活,如果依然想享有自由,那么就将自然地导向如下选择:这里是我的祖国,这里就应当自由起来。
这几天以来房东一次又一次骚扰威胁,我可以跟警察争辨,因为他说他是公仆,但我就不能跟房东争辨,因为房东也是被逼而为。我85岁的老母亲被惊吓恐惧,她偷偷地流泪我更是心痛。我从明天起送母亲到亲友处照顾一段时间,我也外出旅游一段时间,全国不是我一个人这样被逼迫,中华人民共和国公民也就这个样。
我不知道怎么走出的会见大厅。我这一个月幻想着全璋比上一次正常一点儿,可还是失望了。胸口憋的喘不过气来,感觉脖子被两只手死死掐住。我挪动发软的腿,跟大姑姐、王峭岭、刘二敏一起去监狱行政大楼交王全璋的“保外就医申请书”。
正是在中联办的默许之下,一向行为乖张、喊打喊杀的何君尧在背后挑动了这样一场“白衣人”对“黑衣人”的血腥暴行。一个流氓政客和黑社会横行的香港,将是自由经济和现代文明的坟墓,而香港这颗东方之星的陨落也将是中国经济彻底停滞和社会完全奔溃的前兆。
香港网民誓死坚守的抗争意识大大提高,网民的高尚品格:团结、勇敢、牺牲、关爱、寛容,处处显示出美善的高度质量,令全港有良心的人为之折服。他们的口号:“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席、不讉责、不笃灰”,“一个不能少”,“一齐来,一齐走”所显示的团结精神,感人下泪。
2019年7月29日,著名的人权活跃人士 黄琦 被 四川省绵阳市中级法院 以“故意泄露国家秘密”、“为境外非法提供国家秘密”两项罪名判处12年有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4年,并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二万元。舆论普遍认为,这是习近平2012年上台以来,对异议人士最严厉的判决之一。 “这是中国当局对和平行使权利的维权人士的又一个可以预知、令人发指的政治迫害,绵阳中级法院的判决凸显了中国所谓‘法治’的含义”,中国人权执行主任谭竞嫦说,“它意味着利用法律来惩罚、噤声、虐待和折磨试图揭露和解决严重社会问题的中国公民。” 黄琦是国内资深的维权活跃人士,曾先后两次被判入狱,共服刑8年。他创办的 六四天网 ,...
香港主流社会一向和平理性,以往对示威中使用武力的接受度极低。但这些年,随着港人对政府管治体系的信任和接受度逐渐降低,主流社会对抗争不同光谱的接受度越来越高,对激进抗争者心怀同情。“六不”口号在现场最大程度地团结了抗争者,“兄弟爬山”让运动的界限彻底模煳。去中心化,因而处处都是中心,没有广场,结果处处都是广场。
六四镇压让中共在国际社会声名狼藉,在国内更是千夫所指,但是跟中共历史上犯下的所有罪孽一样,它也成为其维持统治的正面资源。北京比谁都清楚,并不存在和平共处的“一国两制”这回事,“不是东风压倒西风,便是西风压倒东风”,控制一切是强大的专制政权的本质需求。
习近平从未在党内形成一言九鼎的地位;习近平的种种动作,如摆脱终身制的限制,鼓励对他的个人崇拜,自封“定于一尊”都是因为他想要一言九鼎而不得的努力;美中贸易战谈判在5月份破局和香港反送中示威,使习近平距离一言九鼎越发遥远了。
这种黑白共治,模仿中国“黑社会主义”模式,激起香港全民的危机感。共产党一向对民意反其道而行之,但是心存畏惧。如果香港的不合作运动发展下去,必然严重伤害到香港国际金融中心的地位,让共产党的金库丧失功能,内斗必然加剧。
美国从立国以来,一直都在进行渐进式的改革,美国制度里有自我纠错的机制,这个机制使得她可以避免大起大落的社会大动荡。美国在全球化中得到了很多好处,但分配极不平均,钱到不了美国一般工薪阶层、劳动人民的口袋里,美国的劳动人民最恨中国人,而资本家最爱中国人。
全球市值最高的十大互联网公司,中国占了5家,超过美国。但人家是靠技术靠开放的市场赚钱,我国是靠互联网人口基数和垄断封闭的市场赚钱。最典型的是谷歌和百度。都在挑战人类的底限。谷歌是挑战人类科技的上限,百度是在挑战人类道德底线的下限。
老朱大哥,早安。你还在微笑吗?想起了和你在老山,半夜三更迷路。此刻你一点都没有着急,却让我把车子熄火,走到外面去捉萤火虫。萤火虫的微光,映出了你的微笑……
纪斯尊先生的一生不需要去刻意拔高、刻意美化。作为共和国的同龄人,他此时去世有着他的象征意义。纪斯尊先生的灵魂没有离去。中华民族千百前来对正义的执着追求、抑暴向善、扶助贫弱的精神深深扎根于八闽大地,这种精神纵有强权摧残,也会不断萌发、成长!
如果香港守不住法治的底线,特别是守不住司法和执法队伍去政治化的底线,香港自救就无从谈起了。而反过来,如果香港精英和市民守住了这个底线,香港的法治和自治文化,就有可能像百年前那样对内地产生重大影响,催生一场重建共和的光荣革命。
整个三峡大坝工程本身极为具有象征意义,它是整个中国经济社会发展的所谓的“中国模式”的一个缩影。如果有一天三峡大坝真的出了灾难性事故,那恐怕就是"中国模式"正式宣布破产的一天。
如果北京宣布香港进入紧急状态,将是2019年中国最大事件,也是全球大新闻。从这一天开始,中国大陆的一些法律就会在香港实施,一国两制就寿终正寝。香港作为世界金融中心从此衰落。
人们问香港能赢吗?我的回答是,只要坚持,他们就不会输。这是一场关于人的价值的抗争,自由、正义与尊严,从这个层面说,香港人民已经赢了。没错,如果他们放弃,那么专制机器将取而代之。但尽管残酷的独裁可能会击败他们,它却永远不会“赢”。
习近平是世界上最有权力的人,也是世界上最孤独的人。在国际社会遭受如此冷遇,没人尊重他把你当朋友,当客人,甚至当熟人。当不需要的时候,连一个微笑,一个注目礼都不会给。只有内心的厌恶,脸面的轻视。
要说在中共高层谁是强硬派,习近平才是最大的强硬派。习近平推行国进民退,又提出“以牙还牙”,可见其立场之强硬。习近平的头号亲信栗战书带头投下反对票。这样一来,习近平就可以回归到他本来就偏爱的强硬立场。
他走了,我失了一个朋友,一个老师,一个兄长。这种痛,是灵魂的抽搐。他为自由而战三十年,为生命自由、国家自由向死而生的奋战,必成为自由战士弥足珍贵的精神源泉,他思想的光影比生命更绵长。
真正的强大,超越对手的强大,不可能是枪炮,只能是信仰。历史时刻改变在于人心。枪,在人手里,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枪。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专制。是真正彻底的改变。
毛泽东无论在如何处理与其三任妻子关系的私德方面,还是在如何处理与其治下人民关系的公德方面,都奉行一种“我只对我自己负责”的人生信条,或说是一种“极端个人主义”的人生信条,并因此而成为一个极端不讲德行的人,一个极端不讲私德的夫君和一个极端不讲公德的统治者。
可见自由而无用是多么重要,但它又是那么地脆弱。它不仅仅能使我们追求自己的生命体验,它更能防止我们堕落成犯罪的工具。它是人性的第一道,或者说最后一道防线,实际上也是唯一的防线。
这次完全由年轻人带动的反送中运动,许多我们固有的思维被打破,许多过去民主派认为应该或不应该有的行为模式都无意义。我学到的最重要两点,一是我们老一辈绝不能被固有的经验束缚,二是战胜恐惧。
台湾虽小,在中美大国关系中却扮演着重要的角色,民进党的蔡英文亲美,国民党的韩国瑜亲共,谁当选,就代表着台湾人民对未来在中美之间选边站的道路选择。亲美,其基础是安全和价值;亲共,其基础是所谓的“发大财”的愿望。台湾人要选择发大财,还是选择民主,这是一个严峻的挑战。
7月17日,成都秋雨圣约教会牧师王怡的代理律师张培鸿前往成都市看守所申请会见未果,但从检察院得知,王怡案已于7月15日送检,除原被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之外,又被加控一项“非法经营罪”;王怡目前瘦了不少,但是精神状态不错。 2018年12月9日晚,成都警方大规模抓捕秋雨圣约教会基督徒,教会创办人王怡牧师夫妇、长老、同工等逾百人被警方带走,其中半数很快获释,但许多人仍被关押几天到几个月的不等时间,王怡和妻子蒋蓉都被当局指控“煽动颠覆国家政权”;蒋蓉于2019年6月11日获保释后被监视居住,但王怡和教会其他4位成员仍被当局秘密监禁,不被允许会见律师。 王怡案信息更新 张培鸿律师 今天(...
一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国家,对自己的国家可能发生的人为大灾难,普遍无奈何乃至无所谓,绝对是一件非常令人恐怖的事情,这其实也是中国对人类威胁的最大根源,是中国专制统治者维系权力最重要的底牌。
政府问责、思想争鸣 提要(LG_20190717):我们都是自然之子,包括那些希翼“截断巫山云雨,高峡出平湖”而又惟恐神女“有恙”的人们,在自然伟力的浩瀚时空中,都不过是极其渺小短暂转瞬即逝的沧海一粟。尔曹名与身俱灭,不废江河万古流。
习近平执政七年多,树敌许多,有分析指他可能不愿意看到反对他的人利用这种表面闲适的机会互通声气。而且,在这个夏天,习近平得到的好消息不多。习近平不愿意给中共元老、各位前总书记提供一个议论发声的机会。
台湾每天都站在民主的最前线,面对信息时代的新威胁,台湾并不孤单。独裁政府企图利用民主社会的新闻自由,在我们之间挑拨对立,要让我们怀疑我们的政治制度,好让我们对民主失落信心。只要我们选择打开自由之窗,眺望前方未来,我们就可以一起让这缕阳光照耀全世界的每个角落。
刘晓波的去世是我生活中最大的遗憾和最伤痛的事。他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他不断地在磨练锻造自己,就像一颗玉石,越磨越圆润光滑。他是一个勇者、仁者,有着基督徒一般高贵的情操,为了“大我”牺牲自己,被迫害致死,却始终内心没有仇恨。
哀悼刘晓波(视频截图) 给一位智识过人的人权勇士颁发诺贝尔和平奖会有什么后果?挪威政府和渔民因为刘晓波获得此奖受到了中国政府的严厉惩罚——限制甚至一度全面禁止从挪威进口三文鱼,政要和众多普通公民在申请中国签证时频频遭拒。把一位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关押致死,会有什么后果呢?什么后果都没有。在刘晓波去世两年周之际,这样的现实既是对他的不公平,也是对人类正义的羞辱。 中共的历史就是不断挑战人类文明底线的过程。镇反运动让它感觉肃清政治对手易如反掌,大跃进让它相信饿死千万人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文革让它知道把整个社会搞得停摆也能安然若素,六四让它知道用机枪和坦克对付抗议者也能过关,...
首要的原因当然是中共严重低估了香港人民对中共不断侵蚀他们的基本权利所积累的不满,更低估了香港青年一代为自己和香港的自由不惜拼死一搏的决心。现在的中共当权者,正在为此而付出代价,可以大到超乎所有人的预料,让中共后悔莫及的程度。
在中国一党的体制下,法律没有独立的地位,那靠少数的人权律师来争取司法独立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政治体制不变的话,真正系统性的保护人权是不可能做到的。有些人说维权运动已经终结。在我看来,反抗仍在持续,而抗争的人还在坚持,但并不难乐观。
特区目前正处于十字路口上,领导人如今应已意识到高压手段在特区根本行不通,一味加强打压特区的力度,也不可能令港人屈服。而唯一可行的办法,就是要尽快推行民主政制,并立刻停止干预特区事务,真正落实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否则,强硬实行一国一制,香港肯定完蛋!
如果说太阳花的变天,是民进党取代国民党执政,那么未来的变天,就是台湾年轻人要与中国代理人彻底切割。太阳花是台湾年轻人拒绝服贸协议,拒敌于国门之外;这次则是要在台湾内部清除中共的第五纵队,确保台湾内部的安全。因此这次的再起实际上就是进一步的再醒。
人权律师作为自由、民主、秩序、法治等普世价值的坚定捍卫者,我们将坦然面对执政当局的打压、迫害、囚禁甚至判刑,我们坚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肆意践踏法治和侵犯人权的沉渣余孽必定会退出历史的舞台。
恐怖的日子从2015年7月9日到今天整整四周年。四年了,我们的心仍在痛!前面的路还有多远?我们无法预测,但我们会互相扶持、一起走向这条艰难的路!

页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