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中国共产党

New!
——无论采用何种程序,无论法律内容如何,即将推行的香港《国家安全法》之合法性都遭到严重怀疑。制定此法律显然违反一九八四年《中英联合声明》与为了执行协议由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在一九九〇年通过的《香港基本法》。这部即将颁布的法律主要法外特征是在香港公开设立中国秘密警察办公室,而比起立法制度与司法制度的变化,这可能对香港社会造成更大的胁迫影响。
“中共党魁的意志就是共产党的意志,而共产党的意志则会通过全国人大、全国人大常委会走过场、举手表决后成为国家法律,共产党对这个国家的统治就是党魁对这个国家的统治……习近平既然掌握中国政府的一切权力,就应该对中国政府的一切作为承担责任,这是现代政治文明的要求。” 习近平在疫情中的责任 只会伏地跪拜权力的民族,是天生做奴隶的民族。 中国人有能力、有权利追究政府的责任,有能力、有权利追究执政者的责任。 爆发于2020年初的武汉肺炎——新型冠状病毒肺炎(Covid-19),在很短时间内就席卷全球100多个国家,截止到本文定稿之日确诊病例已近430万,死亡人数已近30万。...
——从修宪开始,这个党事实上已经是一个政治僵尸了。一个人、一个主要领导可以凭着他掌握了刀把子,枪杆子,然后又捏住了体制本身所造成的官员贪腐。党内已经没有任何人权和法治保障党员干部的权利。当务之急,换人这是第一条。
在香港的冲突越来越剧烈的当口,有必要澄清的一个关键点,或者说这场冲突的根本原因所在,与其说在于冲突双方,不如说在于邓小平,就在于邓小平在香港回归之前定下的治港佈局:作为幌子的一国两制和作为铁腕高压的进驻军队。
这次“新非典”爆发的警世意义就在于,中共当局的严重误判,而这种系统性误判背后的原因,就是中国“王朝末世”报喜不报忧的官场文化。它告诉世界,中国的内部危机具有非常大的失控危险,因为在许多国家尚起着防止和阻止危机爆发和扩展的社会和政治机制,在中国已遭到系统性的摧毁。
近日,忽传中共中央党校《学习时报》文章,大力吹捧当今圣上有“贵族气质”,且吹得活灵活现,吹得让人恶心。每次看到当今这个中共首领,就觉得他恰恰代表中共“王朝末期”气象,是中共统治集团最真实的写照。
如果真有什么“中国特色”,自然非“党文化”莫属。“党文化”是中国社会转型最大的障碍,如果对此没有清醒的认识,不告别“党文化”,任何希望和前途都无从谈起,坍塌和崩溃只是个时间问题。
目前香港反抗运动的策略,只能维持目前的长期抗争路线,由不断的不合作运动、示威游行,以至和勇不分的抗争手法,不要幻想“升级”就可以推倒中共,或令中共害怕;不断把抗争长期化,令追求民主与香港人自主的路线继续深耕细作下去,以拖待变。
  • Luo Huining. Photo: Handout
新年伊始,一直传得沸沸扬扬的香港中联办主任易人一事终于被证实了。北京为什么在这个时间点上换马?我的解读是,香港乱局已经持续了半年多,北京急于想要翻篇,营造一个“新年新气象”的局面。王志民因误判送中条例、特别是区议员选举的形势下台,成为替罪羊。其实除了中联办外,北京在香港还有很多收集情报信息的渠道,比如国安、军方、统战部等系统在香港都有眼线。应该说,误判形势的不只是中联办,也包括北京最高当局,结果掉进了中共信息控制、自我循环放大的坑里,自食其果,让王志民背黑锅。 至于之所以选择骆惠宁接任,有两个原因:一个是骆尽管毫无港澳和外事工作的经历,也不会粤语和英语(只短期进修过),但共产党的传统历来是“...
达赖喇嘛尊者会见了当地媒体记者,介绍了尊者的四大使命,表示:“我们拥有真理的力量。中国共产党有枪支的力量。从长远来看,真理的力量比枪支的力量要强大得多”。

页面

订阅 中国共产党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