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香港

其实,中共近年的连串部署既然包藏撕毁一国两制、港人治港原则的祸心,港独言论、宣誓风波充其量是提早引爆其中的炸弹,并非制造炸弹。因此,指摘港独言论既无助发展民主,又不能煞停梁振英卖港媚共,与其如此,何不思考下香港民主的可行出路?何不尝试下不同的抗争途径?
香港人引以为荣、赖以生存的代议制度、司法独立,正在消失,梁振英连任特首的鼓乐已经奏响,香港沦为党天下的绝望感困扰着越来越多的港人。要与中共抗争,实在有需要多了解、借鉴中共的历史、斗争策略。
赵高最多是“自古以来”把眼前的鹿,说成是马,可不敢说鹿既可以是马,也可以是鹿。这种完全横蛮无理的态度,说明了中国连最基本的游戏规则也不遵守,年轻人根本不再想要“一国两制”或作为中国人。
如果人大“解释”《基本法》的权力是可以被扭曲地使用,这就会开了很坏的先例,我们牵涉公权的生活或商业权利都可以逐渐被夺走。
梁振英为达连任目的已是不择手段,肆意践踏香港立法、司法机构,肆意践踏民意,以满足某些中共官员的口味和要求。但天理昭昭,只要港人不放弃抗争,哪怕立法、司法一时受压,总有云开雾散之日,香港的民主、法治不会为梁振英陪葬,香港不会为梁振英陪葬。
八十年代的立法局,其誓词已改为简单的“本人必定维护香港法律,并且必定以立法局议员身份,忠诚而确实为香港市民效力,此誓。”;香港市民应该质问,为何97前的议会要宣誓为香港市民效力,如今却不需要?是香港市民大,还是什么“效忠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大?
香港政情未来会怎样发展?有一批新人问政,自然会有新的思维与新的问政方式。然而目前立法会的结构性缺陷,例如功能界别的设置,非建制派始终无法取得多数,遑论进行根本性改革,所以不能忘记与街头抗争的结合,甚至采取一些有效手法给当政者较大的压力,力求有些微的进步。
法轮功所遭受的迫害还在继续,作恶者仍逍遥法外而且继续施暴,人们视而不见、听而不闻、知而不言的沉默、冷漠,仍在成为暴行的共谋!这沉默和冷漠必将被历史所记录,人类也正在为此付出代价。让我们再次发出马丁·路德·金的警告:“我们看到真相却一言不发之时,便是我们走向死亡之日。”
由当年的“开明中国”想象,到今天的“天朝中国”想象;由当年大叫“结束一党专政”,到今天的“香港前途自决”与“香港独立建国”;由当年关注建设民主中国,到今天只着眼中港区隔。香港人对中国认识越深,香港与中国越融合,年轻人却对中国越疏离……
记得有个大陆朋友这样对我说,现在香港有的大陆都有,唯一没有的就是政治禁书,他来香港就是一个目的,买书而已。正因为如此中共才处心积虑地要扼杀香港这个出版自由天堂。目前看来中共的打压是有成效的,但港人不能放弃,要相信最终自由还是会获得胜利。

页面

订阅 香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