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信息技术

科技专制可以比以往任何专制都严密。科技专制有一个自身的死穴——专制者自己无法掌握那些科技,也无亲自操作的时间精力,只能依赖专家,专制自古发明的制约内部人方法对那些人将无效。随着新科技的不断发展,总会有新的亡羊跑在旧的补牢之前。
当国家主义者声称新疆主权的不可侵犯时,他们有没有关心过新疆的居民正在经历什么。统治者对本族人民的压迫,和民族压迫,是互相转换的两个面。当我们对国内一部分人民的命运视而不见,这样的命运最终也会降临到我们自己的头上。
香港的“勇武派”的历史角色会更接近那个刺杀费迪南公爵的青年,还是迎击德国轰炸机的驾驶员?我以为他们有后者的机会。这个信息时代的技术条件对他们成为后者有利。正如当年的航空技术给那几千个青年驾驶员带来拯救英国的机会一样,信息时代给香港的“勇武派”青年带来了创造历史的机会。
习近平认为最新的技术手段已经令他有把握完全控制住局面。通过“学习强国”软件全面操控基层的思想和舆论空间,习正式开启了中国的“冷文革”时代。不过,信息开放环境下的“冷文革”,能催化更多人独立思考和学习,有助于激发中国人最缺乏的政治想象力。
中国互联网20年,就是抄袭的20年。这20年来,没有让人类进化,反而让人性在矮化。现在互联网已经完全成为一种中心化结构。互联网已经彻底中心化了,我们以为互联网会给每个人带来自由,现在才发现,互联网其实在剥夺我们的思考。20年来互联网的中心化就是垄断化,最后我们的命运将被控制在几个人手里。
专制政治的文化,本质上是一种自杀的政治文化。在网络时代,中俄这两个大国的专制政治文化不仅有能力摧毁自己的国家,也能给自由和民主的国家带来具有毁灭性的威胁。这是一个中俄政治和文化精英不得不面对的挑战,也是美国和西方的政治和文化精英也不得不面对的挑战。
由于中国公民意识的觉醒,各地一旦发生典型的侵犯公民人身权利的事情,就会有许多热血公民纷纷前往事发地点,现场支持人权,见证司法公正。为了使得集体围观行动能够持续,往往需要有人来组织募捐,以社会资源更长久地支持抗争行动。
一个朴素得不能再朴素,一个老实得不能再老实,一个纯粹得不能再纯粹的农民,居然都要为驯化你而屡屡付出坐牢的代价,中国政府,中国执政党,你不该面壁思过,不该反思?难道真要等突然虚了脚而跌下万丈深渊的那一天?
订阅 信息技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