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国际关系

——北京终于对香港反抗力量的领袖下手,出手之重超出许多人的预料。如果中共不能彻底平息港人的反抗,就不仅会鼓励港人坚持抗争,而且会鼓励更多内地人奋起抗争。这是中共最大的噩梦,因此,为了防止这个噩梦成真,北京已经顾不了许多。
——中共不反制不是它放弃反制,而是它没有了反制的能力和对等报复的手段。所以中方不能不投鼠忌器。此外,可能还有自己的另类打算:为躲避美国的锋芒,佯装回归“韬光养晦”,面对美国一步紧似一步的制裁,中国方面不反制不报复,不是示软,而最大的可能是以拖待变。
——今后的国际关系将不再是开放社会国家交往的一体化,而是开放社会与封闭社会国家并存的两体世界;全球化肯定还会继续存在,只不过形式和内容将会有巨大的改变。整个局面,以西方世界为一方;以中国、朝鲜、伊朗这些封闭社会国家“孤儿院”为一方。世界会因为复杂而冲突不断。
——特朗普政府是几十年来与中共政权交手最激烈也最复杂的一届美国政府,美国的决策精英对中共政权完成了一次历史性的认知革命。由于在疫情问题和香港问题的重大错误,习近平正处在他上台以来最危险的困境之中。即使特朗普没有能胜选,这些鹰派们也造成了一个新一届美国政府难以逆转的态势。
——中国的“香港国安法”,设计成“全球国安法”,难怪他们人大162个常委15分钟通过,敢情中共要当世界警察,可以全世界随意捕人了。习近平原先还只敢想“中国五步支配世界”,拿到香港居然可以借它搞“全球国安法”了,这个念头看上去很 stupid,但那确是他脑子里的东西。
——“港版国安法”终于出台,不仅正式宣判了港人自由的死刑,也把世界带入了堪比二战前夕的险境。习近平当然不会投降,一方面是因为他自认还有牌可打,但也有更深层的原因,就是他自认无路可退。在无牌可打的情况下,习近平无路可退这个因素正在成为中国和世界一个越来越重大的不安全因素。
——自中共在上月宣布以后,我必须避险,不再各种国际连结工作;但我想活在白色恐怖之下,继续日常反抗,继续国际线,就是自己实践的抉择。在香港危急存亡之际,即使绝非易事,也要尝试肩担得起这个重任,在国安法正式来袭香港前的倒数日子,把握每个得来不易的机会,力挽狂澜。
陈建刚律师指出习近平上台后有四项“突破”:1、突破信守国际条约的原则,在国际交往中背信弃义耍不要脸;2、武汉肺炎疫情中搞“双向绞杀”,既绞杀死者家属又绞杀律师;3、“709”镇压律师后剥夺当事人委托律师的权利,实质上废除辩护制度;4、修改宪法,取消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把自己送上终身皇帝的宝座。 下文为陈建刚律师的投稿《习近平的四个突破》。 习近平的四个突破 ■非常之功必待非常之人 自2013年3月至今,习近平登基成为中国新皇帝以来已经7年多了,7年之中,习近平不仅身兼党、政、军三位一体的头牌,自己授予自己“全党拥护、人民爱戴、当之无愧的党的核心、军队统帅、人民领袖,...
——当此危急存亡之际,书生天命,有话要说,不得不说。几年来国家政治之逐渐全面倒返毛氏极权与国际体系中之日益政治孤立,造成了世界文明大洋上的中国孤舟这一危殆景象有待于即刻拨乱反正,重归“立宪民主、人民共和”。
——特朗普对香港的制裁手段似乎后退了,而且不够具体。美国制裁香港,香港人也要牺牲。正如制裁北韩、伊朗,北韩伊朗的老百姓也要牺牲。问题是纵容恶的话就会令恶更嚣张。香港年轻人去年决意揽炒,就是不惜牺牲也有抗拒强权的压迫。

页面

订阅 国际关系
错误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错误

网站遇到了不可预知的错误。请稍后再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