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公民运动

戴振亚,人权捍卫者。文革中,戴振亚跟随被下放的父母,在福建三明长大。毕业于厦门集美财经高等专科学校(现为集美大学财经学院),毕业后在广州某大型建筑企业工作。后戴振亚兄弟两家均赴美定居,2013年戴振亚回到厦门照顾八十多岁的双亲,并在私营企业从事财务管理工作。 戴振亚是一个“对别人的不幸,我不能无动于衷”的公民。2013年起即参与厦门市公民同城聚会,公民送饭(救助良心犯及其家属),曾声援捐助过众多公义人士。不管是外地同道来厦门,或者本地访民需要,多是他安排接待迎来送往。2015年1月17日与潘甘平、邹丽惠、吴淦等人共同发起《关于撤销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三次提高成品燃油消费税决定的建议书》...
李英俊,人权捍卫者,关注民主宪政和社会公义,参与为良心人士“送饭”、“送温暖”等公民运动。自2013年开始先后参与同城公民“饭醉”;关注台湾李明哲,屠夫吴淦,赤脚律师纪斯尊等活动;参加“福建羊群”慈善公益活动。 2019年12月初,李英俊和其他公民及律师在厦门聚会,讨论时政和中国未来,分享推动公民社会建设的经验。随后当局开始对参与和涉及此次私人聚会的人士展开抓捕,先后有二十多名公民及律师被失踪或被传唤,被指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和寻衅滋事。该案被称为“ 12.26公民案 ”。 2019年12月26日晚9时左右,李英俊在福建漳州家中被山东警方跨省抓捕并被抄家。警方扣押了李英俊的手机、电脑、笔记本...
李翘楚 ,女权主义者,劳工问题研究者,本科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劳动人事学院,研究生毕业于英国约克大学并获公共政策硕士学位,其后于清华大学从事研究助理的工作。李翘楚长期参与、关注和研究中国大陆的劳工、女权和民间维权议题。她的研究领域涉及劳工视角的养老保险等政策问题。 2017年秋冬,在北京郊区“清理低端人口”的强拆和驱赶外来农民工事件中,翘楚和其他志愿者一起持续搜集汇集信息,分享资料,并到受影响严重的社区广为传播,让失去工作和居所的打工者得到用工、获取免费和平价住宿的线索。 2018年后,她积极介入反996、MeToo等民间自发运动,整合档案和撰写报告,于推特等平台声援各类良心犯及其家属。...
我在尝试一种新的生活方式,在流亡中抗争。走过城市、乡村,告诉人们,黎明近了,自由近了,公义近了,爱,已悄悄到来。告诉人们,邪灵其实没那么强大,他们端坐的不是金字塔尖,而是火山口上。告诉人们寒风肆虐时,春天,已不再遥远。
“新公民运动”倡导者 许志永 的女友 李翘楚 在 推特 上发表文章,详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没有合法手续对许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进行搜查、抄家,并以“寻衅滋事”为由将她传唤24小时的经过。她被戴手铐致手腕红肿疼痛,在24小时内被讯问3次共约6小时,被贬低人格,被威胁关看守所让她崩溃,被强迫保证与许志永疏远关系,被迫忍着经期疼痛在冰凉的监室石板上睡觉,其按医嘱服药的要求被拒绝。传唤结束后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国保跟踪监视。 2019年12月26日开始,中国警方在多地拘留和传讯了十几名律师和维权人士,许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张忠顺、戴振亚等被指定居所监视居住。李翘楚呼吁更多人关注“12∙26公民案...
中共抓捕“新余三君子”之时,正是当局在全国范围内开始大规模打压“新公民运动”、剿杀公民社会之际。此后,中共一步步将中国大陆的各种反抗力量消灭于无形,公民社会的生存空间被压缩到几近窒息。然而,谁又能否认,即使在最严酷的寒冬,仍会有顽强的生命在孕育和成长!
香港网民誓死坚守的抗争意识大大提高,网民的高尚品格:团结、勇敢、牺牲、关爱、寛容,处处显示出美善的高度质量,令全港有良心的人为之折服。他们的口号:“兄弟爬山,各自努力”,“不割席、不讉责、不笃灰”,“一个不能少”,“一齐来,一齐走”所显示的团结精神,感人下泪。
真正的强大,超越对手的强大,不可能是枪炮,只能是信仰。历史时刻改变在于人心。枪,在人手里,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枪。改变了人心也就改变了专制。是真正彻底的改变。
在中国一党的体制下,法律没有独立的地位,那靠少数的人权律师来争取司法独立也是不可能的。如果政治体制不变的话,真正系统性的保护人权是不可能做到的。有些人说维权运动已经终结。在我看来,反抗仍在持续,而抗争的人还在坚持,但并不难乐观。
这次佳士公司的工友们要求拥有组建工会的权利,这些权利不管是用现行宪法还是国际公约所倡导的人权标准来衡量,都是最基本、最无可厚非的权利。公民们,坚定信念,我们要做的就是克服恐惧并行动,中国公民在一起,不忘苦难,抚慰伤口,擦干泪水,为实现公民权利而共同努力!

页面

订阅 新公民运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