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颠覆国家政权

2019年9月2日 程渊的姐姐程晓娟 在推特上贴出程渊哥哥程浩写的 《第二次传唤记》 ,讲述他因程渊一案再次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传唤的经过。8月29日晚警察拿着空白传唤证传唤程浩,经程浩质问后,警察在“被传唤人”栏填上程浩的名字,但传唤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传唤 ,警方讯问内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发帖为程渊呼吁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传唤事由和依据,但警方拒绝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绝进食一天,双方僵持超过20小时,最后程浩被警察抬出讯问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传唤证,被警察拒绝。 程渊 是长沙富能公益机构的创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重庆市民营企业家 李怀庆 涉嫌“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一案将于8月22日上午开庭审理,其妻包艳在三缄其口一年零八个月之后,第一次公开撰文向有关部门强烈呼吁:不要坐视个别为官不正、居心叵测之人假借“扫黑除恶”的名义挟私报复,不要让薄王时代公然践踏法治的恶行再次重演! 据文章,所谓的李怀庆“涉黑”,源于一位想赖账的债务人的举报——指控李怀庆用非法手段让其写下了欠条。对此,李怀庆列举出一系列证人证据反驳了“强迫签写欠条”一说。事后,李怀庆向有关部门反映了有关警务人员不当介入民营经济纠纷的问题。 据起诉书,李怀庆被指控从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先后7次利用微信实施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8月12日,程渊的哥哥程浩在推特上发帖,讲述他8月8日被南京中华门派出所警察传唤的经过。传唤理由为涉嫌寻衅滋事,讯问内容为程浩在网上发帖的原因、内容及真实性,并问他为什么不通过投诉、诉讼等其他渠道表达诉求。警官还问他是否考虑过其文章和接受的采访被断章取义歪曲使用的问题,为此,程浩在帖文中发声明进行澄清。 公益人士程渊2019年7月22日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抓捕后,程浩一直发文为弟弟呼吁。 程浩的推特: https://twitter.com/cIVabK22KsntzpX 程浩:关于我弟弟程渊被失踪的说明 程渊哥哥程浩关于自称警察者来电的疑惑 程渊哥哥的声明 大家好,...
7月22日,三名公益人士 程渊 、 刘永泽 、 吴葛健雄 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涉嫌颠覆国家政权罪”刑事拘留。他们目前被关押在长沙的湖南省国家安全厅看守所,不被允许会见律师和家人。海内外反歧视、卫生公益和人权组织对此感到震惊。 程渊从家中被带走后,其妻 施明磊 随之被戴黑头套、手铐,被强制带到街道办事处,连续审讯近18个小时。审讯人员威胁她,如果不好好交代,就将她三岁的孩子带过来一起审讯。施表示她不了解程渊的具体工作内容。 施明磊在最近向湖南省和长沙市有关当局发出的 控告书 中讲述了她遭受的粗暴对待和威胁: “审讯人员威胁我如果不好好交代就要将我三岁的孩子带过来一起审讯……...
致: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项目协调委员会中华人民共和国代表团 专员李明柱先生(北京) 副主任李娟(音)女士(日内瓦) 副总干事夏刚(音)先生(北京) 性病艾滋病中心副主任胡翼云先生(北京) 主任石英女士(北京) 参赞齐大海先生(北京) 二等秘书杨晓晨(音)先生(北京) 抄送: 联合国艾滋病规划署执行主任Gunilla Carlsson女士 联合国妇女署执行主任Phumzile Mlambo-Ngcuka女士 联合国妇女署性别平等、艾滋病和健康高级政策顾问Nazneen Damji女士 联合国开发计划署艾滋病、健康与发展小组主任Mandeep Dhaliwal女士, 全球艾滋病病毒感染者网络(...
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渊的妻子施明磊,向长沙市检察院、湖南省检察院、湖南省国家安全厅提出控告,要求检察机关: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终止对控告人的刑事侦查并撤销刑事立案;依法监督长沙市国家安全局撤销对控告人的刑事强制措施;立即归还控告人被扣押的证件、驾照、银行卡、手机、电脑等物品;依法追究长沙市国家安全局工作人员采用粗暴对待、威胁的方式讯问、连续长时间审讯控告人的法律责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渊被长沙市国家安全局以颠覆国家政权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头套、手铐,被强制带到街道办事处一直审讯到次日凌晨3时左右。其间,国安威胁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刘晓波的去世是我生活中最大的遗憾和最伤痛的事。他试图以身作则化解共产文化造成的暴戾之气,他不断地在磨练锻造自己,就像一颗玉石,越磨越圆润光滑。他是一个勇者、仁者,有着基督徒一般高贵的情操,为了“大我”牺牲自己,被迫害致死,却始终内心没有仇恨。
人权律师作为自由、民主、秩序、法治等普世价值的坚定捍卫者,我们将坦然面对执政当局的打压、迫害、囚禁甚至判刑,我们坚信,得道多助,失道寡助,肆意践踏法治和侵犯人权的沉渣余孽必定会退出历史的舞台。
宣判到现在81天了,我们多次到天津法院,竟然查不到王全璋的上诉案件!王全璋是“拒不认罪”的,不认罪就一定不服判决,就一定会上诉!王全璋如果没有上诉,说明他没有能力上诉了,他还活着吗?
2019年1月,《中国共产党政法工作条例》出台。这个条例是在明确昭告世人:不要企图在中国推行三权分立、司法独立那一套,中国仍是红色党国体制,一切服从共产党,全党服从中央,中央则服从元首一人。

页面

订阅 颠覆国家政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