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梁京:美国的“冷内战”与中国的“冷文革”(图)

2019年04月26日

最近从网上听了美国传统基金会组织的一场活动,题目是“美国的‘冷内战’”。我惊讶地发现,美国右派知识份子对当前美国的局势竟如此悲观,以至得出了美国正处于“冷内战”状态的结论。尽管我对此结论还有疑问,但“冷内战”的说法,启发我对当前中国的状况得出了“冷文革”的概括。

习近平是否会再搞一次“文革”,一直都是中国人议论的话题。但我过去认为,习近平搞不了毛泽东那样的文革,因为他根本不敢去发动群众“造反”,本质上,习不是一个“造反派”,而是地地道道的“保皇派”。但是,习近平要学毛泽东那样操控底层“群众”打击和压制文化和知识精英,则是不错的。不过在这方面,他虽有很多努力,包括全面控制媒体,实现“党媒姓党”,仍不能完全如愿。中国自由派知识份子不屈地发出反抗的声音,而习近平在大学的党羽,却不敢把事“做绝”。

最近不同了,以清华大学停职调查许章润为信号,习近平对敢言的自由派知识份子,终于全面出手。为甚么会有这个变化?你可以解读为习更为恐惧和紧张,但“”学习强国」软件的出现,让我有了另一层解读,那就是习现在有了对基层党组织实行全面控制的最新技术手段,因此不怕对自由派知识份子的围剿引发反弹。也就是说,习近平认为最新的技术手段已经令他有把握完全控制住局面。通过“学习强国”软件全面操控基层的思想和舆论空间,习正式开启了中国的“冷文革”时代。

美国的“冷内战”和中国的“冷文革”,对未来两国的政治发展和霸权争夺意味著甚么?比如说,“冷内战”和“冷文革”,究竟是增加还是减少两国“热冲突”的风险?现在完全无法做出系统判断。可以肯定的是,两个大国都面临著全面的政治秩序危机,都试图从传统中寻找一种整体性的反应模式来应对这种系统性危机,同时,两国又都害怕大规模政治暴力带来的巨大代价。一个“冷”字,可传神地表达对历史惨剧“心有余悸”。

美中两国的精英现在都明白,无论内战外战,谁也不想真打,但并不意味著一定打不起来,也不意味“必有一战”。最看不清楚的,就是避免大规模战乱的钥匙究竟是甚么?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减少大规模暴力的关键,究竟在哪一方?是不是因为美国民主,中国极权,主要风险就一定来自中国?

这些问题的答案,既要看美国的“冷内战”如何发展,也要看中国的“冷文革”如何发展。我注意到奥巴马最近对新生代左派的批评,暗示左派能不能包容,是美国未来的关键所在。这是有道理的,因为民主政治挡不住新人涌现,怕就怕新人来不及成熟。

中国的“冷文革”,也给习近平提拔新人搭了一个梯子,如同毛的文革给“造反派”搭了梯子一样。当年的情况是,这些政治新人的火速上升,加剧了毛的政治孤立,促成了广泛的“反文革联盟”,从失意知青到落魄高干,以及红黑皆有的“五类份子”,都成了后来“改革开放”的动力。我不敢断言“冷文革”一定会导致同样结果,因为“冷文革”的环境远比当年开放,精英有很多选择。不过,信息开放环境下的“冷文革”,能催化更多人独立思考和学习,有助于激发中国人最缺乏的政治想象力。

——RFA

附:

数字时代的思想控制:“学习强国”席卷中国

赫海威

2019年4月8日

中国长沙——在闹市街的一家渔具店,店主坐在柜台后面,在智能手机上疯狂点击,以提高他在一款应用上的积分,虽然这款应用跟渔线轮、鱼竿、鱼饵毫无关系。

店主名叫姜术球,是名35岁的退役军人,他有一样与众不同的嗜好:在“学习强国”上赚积分。这是一款专门用于协助习近平主席及执政的共产党做宣传的应用——类似于毛泽东《红宝书》的高科技版。姜术球每天在该应用上花费好几小时,浏览有关习近平的新闻,温习社会主义理论。

数千万中国上班族、学生和公务员如今在使用“学习强国”,很多时候是迫于政府压力。它是习近平一项全面行动的一部分,旨在加强数字时代的意识形态控制并重申共产党的至高地位,像毛泽东曾经那样,成为中国人生活的中心。

“我们必须要爱国,”姜术球说,他的积分在南部省份湖南的省会长沙名列前茅。“我们的祖国现在确实是越来越强大了。”

虽然很多人欣然接受了这款应用,将其视为爱国的表现,但也有一些人认为这是过分狂热的官员强加的负担,也是对自毛时代以来最强势的中国领导人习近平的个人崇拜日益增强的又一迹象。

“他在利用新媒体强化对他的忠诚,”北京的政治分析人士吴强称。他将“学习强国”比作记载毛泽东语录的小册子,这类册子曾在动荡、暴乱的文化大革命时期广泛流传。

自今年首发以来,“学习强国”已成为苹果在中国数字店面下载量最多的应用,官方新闻媒体称其注册用户总数已突破1亿——一个会令任何新闻应用制作者羡慕不已的高度。

但这些数字在很大程度上是由共产党推动的,全中国成千上万的官员收到命令,要确保该应用能渗透到尽可能多的公民的日常生活之中,无论他们是否喜欢。

学校会点名羞辱得分低的学生。政府办公室在举办学习课程,迫使进度落后的员工写检查。盼着巴结党员官员的私营企业,在根据对这款应用的使用情况对员工进行评定,并给得分高的人授予“学习之星”的称号。

许多用人单位如今要求员工提交显示其当日所赚积分数的截屏记录。

政治宣传在中国无处不在,但专家表示“学习强国”有所不同,因为政府在强迫人们使用它,且在惩罚作弊者或后进者。

该应用使用户得以通过随时了解有关习近平的新闻来赚取积分。比如,观看习近平近期访问法国的视频可以赚一分。全答对关于他经济政策的小测验可以赚10分。

这款应用时值习近平在2012年掌权后,领导发起对中国言论自由更大范围的打压,此举已导致几十名活动人士、律师和知识分子被关押,并给新闻媒体施加了新的限制规定。习近平曾多次谈起他所谓的有必要防范网络威胁一事。他曾警告称,如不掌握数字媒体,共产党可能会失去对权力的控制。

“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习近平在今年的一次讲话中说道。“过不了互联网这一关,就过不了长期执政这一关。”

中国传媒研究计划(China Media Project)联席主任班志远(David Bandurski)称,在许多人将政治宣传视为呆板僵化、无关紧要而不予理会的当下,习近平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中国家庭投入到党的生活中。

“忠于党,”班志远说,“意味着忠于习近平。”

“学习强国”在某些方面是回归毛时代,当时毛主席肖像悬挂在人们的客厅里,家家户户都在狂热地学习他的语录。虽然习近平尚无法匹敌毛泽东的气势,但他在寻求成为一股独一无二的、变革性的力量,为此他从毛泽东的策略中借鉴了一些东西。

该应用上有名为《习近平时间》的电视系列片,还有习近平关于建设强大军事和实现繁荣富强“中国梦”等话题的语录。应用会在首页推荐关于习近平的报道,并推送以从他最新演讲中摘录的“金句”为亮点的内容。甚至应用的中文名称也是在习近平的姓名上做文章。

该应用还会提供有关中国传统文化、历史和地理的一些较轻松的内容,呈现审查版的实时报道。诸如中国大量拘押穆斯林这类话题不包含在内。

在中国北方的呼伦贝尔大学,学校官员监控着1100多名教师和学生使用这款应用的成绩,这是学校传播习近平思想工作的一部分。

“学生都主动要求学习,学生的学习积分都很高,”该校的思想教师白玫说。

并不是所有人都那么热情。在采访中,学生和工人抱怨说,上级公开批评他们分数低。还有一些人表示,老板威胁,如果他们不更频繁地使用这款应用,就会被扣工资或奖金。由于害怕受到惩罚,他们不愿透露姓名,但一些人在网上抱怨。

“这是种什么现象?”一位用户在受欢迎的社交媒体网站新浪微博上抱怨工资被扣。“我的天呢,现在的党是怎么了?”

批评人士说,习近平以一种自毛泽东时代之后中共通常会避免的方式侵入中国公民的私人生活。这款应用让中共的信息很难被忽视,只有完整阅读一篇文章或观看一段视频至少三分钟才能得分。

“你无法把注意力从上面转移开,”澳大利亚RMIT大学研究中国媒体的教授于海清说。“这是一种数字监控。它将数字独裁带到了一个新高度。”

这款应用由中共宣传部和科技巨头阿里巴巴共同开发,在中国的苹果应用商店和安卓应用商店都可以下载。中宣部会保存用户数据。

目前还不清楚政府对“学习强国”的用户追踪有多密切,但这款应用要求用户提供手机号码来注册,开通视频会议和聊天功能则需要提供身份证号码。

中宣部拒绝置评,已在纽约证交所上市的阿里巴巴也拒绝置评。

由于使用这款应用的压力,作弊行业已经蓬勃发展起来,有十几种产品已经做得有声有色。一名男子在一款作弊软件的在线广告中列出了自己的联系方式,他在接受采访时表示,他的1000多名客户中,很多人认为这款应用是老板强加的负担。由于担心遭到报复,他拒绝透露姓名。

政府已迅速采取行动调查作弊行为,并限制对该应用的批评。上月,中国东南部江西省警方拘留了一名男子,他以大约90元的价格出售作弊软件。警方说这名男子在从事非法经营活动。

官方新闻媒体对这款应用给予了大量好评,包括勤奋的医院工作人员和幼儿园教师的故事,他们一醒来就开始看“学习强国”,甚至连喝水上厕所都顾不上。

这款应用启发了给监狱看守的视频、儿童说唱和发电厂工人阿谀奉承的歌舞。一些党员建议,这款应用可以作为约会工具,筛选潜在伴侣(“看到地铁上刷学习强国的单身男就嫁了吧,”一幅漫画说)。

长沙距离毛泽东的童年故乡只有一小时的车程。在那里,当地新闻媒体对渔具店老板姜术球的高分大加赞扬。他和妻子还有九岁的儿子有时会边吃晚饭边用这款应用答题。

 姜术球说,他接受过的军训启发了他,让他全心扑在“学习强国”上。他说,通过使用这款应用,他更爱国了。

“因为现在习主席的一个伟大复兴,复兴梦,”他说。“少年强则国强。”

 

赫海威(Javier C. Hernández)是《纽约时报》驻北京记者。欢迎在Twitter上关注他 @HernandezJavier.

Albee Zhang自长沙和北京、Elsie Chen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纽约时报中文网

点击查看本文英文版。

——网友推荐

——转自新世纪(2019-04-09)

中国人权双周刊》第260期,2019年4月26日—2019年5月9日

更多话题

709事件 公众知情权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羁押
公示财产 双边对话 黑监狱 书评 商业与人权 审查
零八宪章 儿童 中国法 翻墙技术 公民行动 公民记者
公民参与 民间社会 评论 中国共产党 宪法 消费者安全
思想争鸣 腐败 反恐 向强权说“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时政述评 网络安全 社会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迁 异议人士
教育 选举 被迫失踪 环境 少数民族 欧盟-中国
计划生育 农民 结社自由 言论自由 新闻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问责 政策法规 施政透明 香港 软禁 中国人权翻译
户口 人权理事会 人权动态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动颠覆国家政权 信息控制
信息技术 信息、通信、技术 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国际人权 国际窗口 国际关系
互联网 互联网治理 建三江律师维权 司法改革 六四 绑架
劳改场 劳工权利 土地、财产、房屋 律师权责 律师 法律制度
国内来信 重大事件(环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泽东 微博 全国人大 新公民运动
非政府组织 奥运 一国两制 网上行动 政府信息公开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评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历史钩沉
宣传 抗议和请愿 公开呼吁 公共安全 种族歧视 劳动教养
维权人士 维权 法治 上海合作组织 特别专题 国际赔偿
国家秘密 国家安全 颠覆国家政权 监控 科技 思想理论
天安门母亲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联合国 美中
维吾尔族人 弱势群体 妇女 青年 青年视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