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公民廣場

公民廣場是一個虛擬的網絡“民主牆”,供國內民眾張貼個人的遭遇、公開信、聲明、案件陳述以及照片、法院文件和視頻等,與人分享他們的故事。雖然大部分張貼內容是中文,但中國人權對每個張貼都提供了英文的標題和簡要介紹;中國人權還將有些文章內容翻譯成英文。

公民廣場是2010 年春季推出的,它一直作為一個自由發表的平台,讓訪民、維權人士、律師和其他公民來揭露腐敗和官員瀆職,揭露從非法拘留到綁架和酷刑的侵權案例,發表公開聲明,包括呼籲對官方的問責制和透明度,呼籲對強迫拆遷進行補償等。

這個虛擬的“民主牆”的不斷擴大充實,反映了中國公民維護其權利的強烈願望和中國越來越多的公民行動。在公民廣場上的張貼也幫助這些個人和群體得到國際媒體對他們案件的關注。

通過公民廣場,記者、研究人員和一般公眾能夠對一些個案的細節了解得更多。

Items 51 - 100 of 805
“新公民運動”宣導者 許志永 的女友 李翹楚 在 推特 上發表文章,詳述在新年前夕警方沒有合法手續對許志永的住所和她本人的住所進行搜查、抄家,並以“尋釁滋事”為由將她傳喚24小時的經過。她被戴手銬致手腕紅腫疼痛,在24小時內被訊問3次共約6小時,被貶低人格,被威脅關看守所讓她崩潰,被強迫保證與許志永疏遠關係,被迫忍著經期疼痛在冰涼的監室石板上睡覺,其按醫囑服藥的要求被拒絕。傳喚結束後至今,她每日出行都被國保跟蹤監視。 2019年12月26日開始,中國警方在多地拘留和傳訊了十幾名律師和維權人士,許志永被迫逃亡,丁家喜、張忠順、戴振亞等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李翹楚呼籲更多人關注“12∙26公民案...
12月5日,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將于12月9-10日在廣州舉辦“世界律師大會”之際,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特對此次會議發表聲明,指出:一、會議的中文名稱“世界律師大會”與英文名稱“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稱,搶走本屬於“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譯名稱,有魚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盜名之嫌;二、在國際上業已存在多個律師界的會議之情形下,另起爐灶興辦這樣一個會議,毫無必要;三、中國的律協有著鮮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質,興辦這樣一個會議難免名不正言不順之嫌;四、會議主題設置為無關痛癢的微觀和技術層次上的“科技進步與法律服務”避重就輕,回避中國憲政、...
據上海維權人士馬亞蓮的文章:2019年10月1日,葛開英、劉小玉、韋開珍、周靜珠、王永風等數名上海訪民在北京磁器口在人群中觀看閱兵飛機時,被一群不明身份、自稱是上海市公安處的陌生人包圍,被強制押到右外東莊90號接濟站(上海政府設立在京城關押維權者的臨時黑監獄),之後被押回上海、送往各所在地派出所審訊,隨後全部被刑事拘留。其間,家住黃浦區的訪民在火車到達上海站後即被戴上手銬,到派出所後被銬在凳子上,而家住普陀區的幾人,家屬持法律抗議下,公安仍拒不出示刑事拘留通知書;手臂骨折打石膏的劉小玉,在派出所被扣押整晚後,也同樣被送往看守所,其丈夫向上海各有關部門投訴並索要刑事拘留通知書,均未被理睬。...
被捕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就《談談我認識的程淵》一文發表 聲明 ,指該文嚴重不實,無視富能機構在公益事業的貢獻,試圖利用資金來源抹黑程淵和富能,在沒有任何證據的情況下惡意將程淵被捕和香港反送中事件進行聯繫、嫁接和影射,嚴重侵害了程淵的名譽權。聲明說,此文所有網帖均匿名並在同一時間段於眾多境外網站發表,有理由相信這是同一黑手背後操縱的令人不齒的網路抹黑行為,目的很明顯是試圖利用輿論對程淵和其他當事人進行未審先判的網路抹黑和審判。施明磊敦促這位自稱為程淵友人的發帖者自行刪除所有網帖,停止侵權行為,並對程淵道歉。 程淵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
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實施監視居住已50天,當局至今沒有給出任何其所犯“罪行”的罪證,但卻凍結其銀行帳戶,扣押其各種證件、手機、電腦等物品,致其無法正常生活、無法還房貸、無法為孩子交學費。8月3日施明磊寄出三封控告信,分別寄往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安廳,但37天過去至今未收到書面答覆。9月10日,施明磊致電長沙市檢察院偵查一處鄧檢察官,鄧檢察官稱施明磊的信8月22日才轉到他那裡,從收到信到回復是三個月期限,他會在期限內回復。施明磊對檢察官說,長沙國安承諾會儘快解除對她的強制措施,解凍銀行卡,歸還物品,但一拖再拖,明顯是在濫用偵查權;檢察官說,...
2019年9月2日 程淵的姐姐程曉娟 在推特上貼出程淵哥哥程浩寫的 《第二次傳喚記》 ,講述他因程淵一案再次被南京中華門派出所傳喚的經過。8月29日晚員警拿著空白傳喚證傳喚程浩,經程浩質問後,員警在“被傳喚人”欄填上程浩的名字,但傳喚事由仍然空缺。如同 第一次傳喚 ,警方訊問內容依然集中在程浩在推特上發帖為程淵呼籲一事。程浩一再要求警方告知傳喚事由和依據,但警方拒絕告知。程浩在派出所拒絕進食一天,雙方僵持超過20小時,最後程浩被員警抬出訊問室。9月2日程浩到派出所索要傳喚證,被員警拒絕。 程淵 是長沙富能公益機構的創始人之一, 2019年7月22日...
重慶市民營企業家 李懷慶 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將於8月22日上午開庭審理,其妻包艷在三緘其口一年零八個月之後,第一次公開撰文向有關部門強烈呼籲:不要坐視個別為官不正、居心叵測之人假借「掃黑除惡」的名義挾私報復,不要讓薄王時代公然踐踏法治的惡行再次重演! 據文章,所謂的李懷慶「涉黑」,源於一位想賴賬的債務人的舉報——指控李懷慶用非法手段讓其寫下了欠條。對此,李懷慶列舉出一系列證人證據反駁了「強迫簽寫欠條」一說。事後,李懷慶向有關部門反映了有關警務人員不當介入民營經濟糾紛的問題。 據起訴書,李懷慶被指控從2017年10月至2018年1月先後7次利用微信實施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8月12日,程淵的哥哥程浩在推特上發帖,講述他8月8日被南京中華門派出所警察傳喚的經過。傳喚理由為涉嫌尋釁滋事,訊問內容為程浩在網上發帖的原因、內容及真實性,並問他為什麼不通過投訴、訴訟等其他渠道表達訴求。警官還問他是否考慮過其文章和接受的採訪被斷章取義歪曲使用的問題,為此,程浩在帖文中發聲明進行澄清。 公益人士程淵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抓捕後,程浩一直發文為弟弟呼籲。 程浩的推特: https://twitter.com/cIVabK22KsntzpX 程浩:關於我弟弟程淵被失踪的說明 程淵哥哥程浩關於自稱警察者來電的疑惑 程淵哥哥的聲明 大家好,...
程淵、施明磊夫婦 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抓捕的公益人士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向長沙市檢察院、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國家安全廳提出控告,要求檢察機關: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終止對控告人的刑事偵查並撤銷刑事立案;依法監督長沙市國家安全局撤銷對控告人的刑事強制措施;立即歸還控告人被扣押的證件、駕照、銀行卡、手機、電腦等物品;依法追究長沙市國家安全局工作人員採用粗暴對待、威脅的方式訊問、連續長時間審訊控告人的法律責任。 2019年7月22日上午,家住深圳的程淵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顛覆國家政權的罪名抓捕,施明磊被戴黑頭套、手銬,被強制帶到街道辦事處一直審訊到次日凌晨3時左右。其間,國安威脅施明磊,如果不配合,...
7月17日,成都秋雨聖約教會牧師王怡的代理律師張培鴻前往成都市看守所申請會見未果,但從檢察院得知,王怡案已於7月15日送檢,除原被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之外,又被加控一項“非法經營罪”;王怡目前瘦了不少,但是精神狀態不錯。 2018年12月9日晚,成都警方大規模抓捕秋雨聖約教會基督徒,教會創辦人王怡牧師夫婦、長老、同工等逾百人被警方帶走,其中半數很快獲釋,但許多人仍被關押幾天到幾個月的不等時間,王怡和妻子蔣蓉都被當局指控“煽動顛覆國家政權”;蔣蓉於2019年6月11日獲保釋後被監視居住,但王怡和教會其他4位成員仍被當局秘密監禁,不被允許會見律師。 王怡案信息更新 張培鴻律師 今天(...
人權律師江天勇的妻子金變玲發推說,近幾日,河南省信陽市羅山縣公安局國保對江天勇一家的監控騷擾突然升級了。4月3日上午,江天勇和母親趕集回村路上,受到國保騷擾,一名國保當眾威脅說:“你晚上出來時我們一棍子打死你!”之前一天(4月2日),江天勇的父親去掃墓時,國保的車突然沖到其電動三輪車前面,致使73歲的江父連車帶人摔倒在路邊的田坎子裡。 江天勇律師因代理過許多人權案件而遭當局打壓,並於2016年11月被逮捕,2017年11月21日被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2年,2019年2月28日出獄;在監獄門口即被國保帶走失蹤,江天勇絕食抗爭,3月2日下午被送到父母家中,但遭嚴密監控、限制人身自由。...
四川異議人士符海陸被控“尋釁滋事罪”案開庭前一天,其妻劉天豔發表文章說,符海陸被捕已1037天,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見不到丈夫,孩子見不到父親,母親見不到兒子。20多公里的距離,他們總是抱著希望去,帶著失望歸。他們和律師一次次地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抗議,等來的卻是他們聘請的律師“被解聘”。 符海陸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陸因在網上公開自製海報“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以紀念1989年六四鎮壓事件27周年,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訴。...
據國內消息,中國「兩會」開會以來,四川維權人士、六四天網創辦人 黃琦 86歲的母親 蒲文清 一直被警方監控,不准離開社區,也不被允許探訪。3月11日,蒲文清在準備去四川省公安廳反映黃琦被超期羈押及在看守所不能得到應有的治療問題時,在地鐵站與幾名公安人員發生衝突,老人家被按在地上,身上多處受傷。下午,公安人員到其家中宣佈現在暫時不允許她到綿陽去探望黃琦(實際上蒲文清從未被允許過探視黃琦),也不允許她離開其社區。據監控人員透露,對蒲的監控至少要一直持續到「兩會」結束。 黃琦是在2016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的。2019年1月14日,當局以其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故意洩露國家秘密罪...
四川維權人士譚作人與妻子在春節期間探望了繫獄維權人士黃琦的母親蒲文清、六四遇難學生吳國鋒的父母以及即將出獄的維權人士陳雲飛的母親(陳雲飛因與其他維權人士一起去為1989年六四鎮壓中的死難學生掃墓,而被以涉嫌“尋釁滋事罪”判刑4年),並報告了他們的情況。去年12月7日,85歲的蒲文清在北京上訪過程中被截訪人員帶回戶籍所在地內江,與外界失聯,其間,她發生心衰、高血壓、糖尿病等嚴重病情,經急救治療後,病情稍有緩解,治療費高達4萬餘元(約5,900美元);45天后,於1月22日回到成都家中。目前,老人仍在藥物治療與吸氧治療中。譚作人說,吳國鋒的母親體弱多病,每週需去醫院治療,因醫藥費昂貴而愁腸百結,...
2018年12月10日,劉正清律師到綿陽市看守所會見四川維權人士黃琦,得知:兩名駐所檢察官于2018年11月30日和12月3日三次見黃琦,要求他放棄幻想,主動認罪,否則判他10多年。12月4日、5日,綿陽中院法官和審判長先後到看守所與黃琦見面,要求他查閱案卷材料,被黃琦拒絕。黃琦說:“我只在法庭上、兩位律師在場的時候充分的舉證、質證、認證。”審判長告訴黃琦,他的保外就醫申請未獲批准。12月7日綿陽中院給他送達庭前會議《傳票》。黃琦說他一定會抗爭到底,並希望大家多關注因他的案件而遭迫害的各地朋友及目前失蹤的他的母親蒲文清。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同年12月16日被正式逮捕,...
2018年11月12日下午,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在會見律師時告知,當日上午綿陽市中心醫院的三位醫生到看守所給他會診,測出其血壓至危:170/100,而之前醫生給他開的藥看守所並沒有給他吃,這是他的病情惡化到今天的根本原因。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 專頁 。 會見筆錄 時間:2018年11月12日下午 地點:綿陽市看守所 會見人:劉正清律師 被會見人:黃琦 問:請你將最近的情況說一下。 答:2018年10月25日綿陽市中心醫院王松等三人對我進行了檢查:肌酐205...
據文章,1993年,作者劉小濤的妻子在貴州省黃果樹風景區遊玩時被突然襲來的大水沖走遇難,作者調查得知,此次大水是黃果樹風景區管理處為接待中共最高層直接安排的來自香港和澳門的“減災扶貧考察團”,為使瀑布更壯觀、突然開閘放水而為;該事故至少造成八人遇難(四人姓名被公開)。雖然當地政府有關部門認定該事件是“一起重大安全責任事故”,並承諾要查清和處理責任者,但有關責任者不僅沒有被追究責任,反而很快都升了官,責任單位、責任人及有關部門至今隱瞞真實情況與死亡人數。國內媒體對該事件的報導只偏重民事賠償方面,對其刑事追責的訴求則進行淡化。25年來,為了愛妻的在天之靈得到安息、為了不再有人遭遇相同的厄運,...
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 黃琦 的母親 蒲文清 從剛剛會見黃琦的律師處得知,黃琦血壓升高,病情加重,進入尿毒癥,看守所本來決定在看守所醫院給黃琦騰出一間房讓黃琦入院治療,並安排多名在押人員看護黃琦,但該方案被辦案單位以不講政治為由予以否決。蒲文清指辦案單位是慘無人道一步步地把黃琦推往死亡的罪魁禍首,要求中央敦促四川當局急送黃琦住院治療,並追究阻止黃琦入院治療的責任人。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瞭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 專頁 。
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在會見律師時告知,其血壓值高壓在210以上,低壓在120以上,其病情惡化到今天這個地步,完全是法西斯迫害的結果。他告訴大家黃琦會誓死抗爭到底。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瞭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 專頁 。 會見筆錄 時間:2018年10月23日下午 地點:綿陽市看守所18會見室 會見人:劉正清律師 被會見人:黃琦 問:請你將最近的情況說一下。 答:2018年10月19日上午9:03,我從正在測量高血壓的三名同監室病人手中拿過電子測血壓儀,測我的血壓,...
2018年10月8日,李靜林律師會見​​了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黃琦通過律師發表聲明,稱他是因當局打擊他和“天網義工”的犯罪計劃遭曝光而被構陷、被指控為所謂的“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黃琦聲明他絕不變更委託的李靜林、劉正清兩名律師,如果沒有他們兩人出庭,他將拒絕出庭。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未開庭審理。 更多關於黃琦案的信息,請見: 中國人權 黃琦 專頁 。 聲明 因打擊黃琦等&ldquo ;天網義工”犯罪計劃遭曝光後,而被構陷之所謂“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訴訟中,黃琦絕不變更委託律師。如沒有李靜林...
被關押在綿陽市看守所的四川維權人士 黃琦 的母親 蒲文清 強烈要求綿陽市公安局局長把完整的抽血化驗檢查資料交給黃琦,並每月給黃琦定期做腎功能全套檢查。蒲文清在致綿陽市公安局局長的信中說,她從剛剛會見黃琦的律師處得知,黃琦血壓升高,病情加重,腎功能衰竭進入尿毒症;而8月份所外醫生先後抽血三次化驗的結果至今沒告訴黃琦,黃琦多次催問,看守所醫生說檢查結果在綿陽市公安局長那裡。蒲文清說扣壓黃琦的檢查資料,致使黃琦病情得不到恰當有效的治療,綿陽市公安局長對黃琦病情加重負有主要責任。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拘留,後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起訴,案件至今仍未開庭審理。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2018年9月26日,湖北省高級法院對武漢資深政治異議人士秦永敏顛覆國家政權上訴案作出終審裁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秦永敏因涉嫌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於2015年3月30日被刑事拘留,同年5月7日被逮捕,被指控“撰寫了大量具有煽動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權至上,良性互動,和平轉型’的目標,確定了顛覆國家政權的方針和目標、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旨在顛覆國家政權的活動”,2018年7月10日被武漢中級法院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三年、剝奪政治權利三年。 秦永敏從訴訟程式、事實和證據、定性三方面提出上訴理由,認為一審法院審判程式違法,對其定罪不當,...
隋牧青律師9月20日發佈消息說,他的妻子孫世華作為訪民周建彬的辯護律師,當日下午三點多鐘前往廣州荔灣區華林派出所欲與主辦警官溝通此案時,遭派出所員警毆打並被非法扣押。他打110報警,要求派員到派出所取證,但110先是不肯出警,後轉告他如果撥打110超過一定次數,將以擾亂警方工作秩序論處。在隋律師的不斷要求下,110才終於派員到場為孫世華律師做筆錄,但截至發稿為止,孫世華律師仍未獲釋。 隋牧青律師因代理多起維權案件於今年初被吊銷律師執照。 訪民案代理律師孫世華遭員警毆打並被非法拘禁 隋牧青律師 2018年9月20日 我太太孫世華作為訪民周建彬的辯護律師,...
民主維權人士姜野飛的妻子致信加拿大政府、聯合國和國際人權組織,呼籲出面干預,給中國政府施壓,以確保薑野飛在拘押期間有通訊和會見的權利,不再遭受任何酷刑折磨,並敦促中國政府釋放薑野飛。公開信說,薑野飛身為國際難民,並且在加拿大政府已批准接收的情況下,於2015年11月13日從泰國移民監獄被秘密帶回中國,被捏造罪名,並被迫在電視上認罪。2017年7月26日,薑野飛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和偷越國境罪判處六年半徒刑,其家人沒有接到任何通知,事隔一年官方才在報紙上發佈消息。薑野飛在關押中遭受酷刑,一隻眼睛已經致殘。公開信說,這一切皆因薑野飛批評中共政府和抨擊習近平的漫畫所致。 中國人權、大赦國際、...
涉嫌“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遭逮捕的四川維權人士黃琦,被起訴已7個多月,其案至今不審不判,其85歲老母呼籲法院依法公平、公正、公開審理黃琦一案,從人道出發,早日釋放無罪及患多種嚴重疾病的黃琦出來治病。 黃琦於2016年11月28日被帶走,其涉嫌洩露的國家秘密是《中共綿陽市遊仙區委政法委員會關於陳天茂信訪要求辦理情況及相關問題的報告》。黃琦的母親說,該《報告》是綿陽市遊仙區街道辦事處主任黃兵拿給陳天茂看並要求訪民陳天茂拍照的。現在黃兵主任仍在原單位上班做官,黃兵主任“洩露”出該《報告》,黃兵都無罪,黃琦應該也無罪。 欲了解更多,請訪問 中國人權 網站 黃琦專頁 。 黃琦八旬老母為兒鳴冤...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會以維護自己的權利,但他們的行動受到報復和打壓,7月27日,30名要求建立工會的工人及其聲援者遭到深圳坪山警方的關押,至今未獲釋放,警方稱將以尋釁滋事罪對他們刑拘。繼7月29日北京大學學生髮起聯署聲援活動後,其它大學學生也相繼發表聲援書,支持佳士工人建立工會的要求,呼籲釋放被捕人士。從以下鏈接可以查看13所高校學生的聲援書。 全國 13所高校學生聲援書     北京大學: http://sdxf19.cf/archives/13114?from=groupmessage     中國人民大學: http://sdxf19.cf/archives/...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建立工會的工人及其支持者30人7月27日被警方拘留,此事受到海內外的廣泛關注,北京大學學生、海內外學者相繼發起聯署簽名,聲援被捕者,8月1日, 來自全國各地的支持佳士工人組建工會的聲援團發出致被捕人士家人的公開信,表示他們將齊聚深圳坪山,與家屬們一起共同聲援被捕人士,使被捕工人和學生早日重見天日。 相關報導見 : 全球百名學者就深圳坪山佳士科技工友籌建工會遭暴力事件致深圳市政府、深圳市總工會信 ; 北大學生就“深圳7·27維權工人被捕事件”的聲援書已有1621人聯名 ; 佳士建會工人及支持者30人被拘留(附名單) ;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會以維護自己的權利,但他們的行動受到報復和打壓,7月27日,有30名要求建會的工人及其聲援者遭到關押,警方稱將以尋釁滋事罪對他們進行刑拘。7月29日,北京大學學生發起連署聲援活動,聲援書得到全國各地各界人士的簽名支持;8月1日,海內外百餘名學者、教授等聯名發起致深圳市政府、深圳市總工會信的公開信,要求: 1)立即釋放所有被刑拘的建會工友和聲援人士,取消其尋釁滋事罪罪名; 2)嚴懲違法員警和廠方管理人員,賠償工友因無法正常工作而遭受的經濟和精神損失,並公開向工友道歉; 3)深圳市政府和市總工會應該貫徹落實中華人民共和國《工會法》,...
7月29日,北京大学学生发起联署声援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工人要求建立工会的活动,声援书得到全国各地各界人士的签名支持,截至7月30日晚10时,已有1621人联名。声援书发出不到三小时就被删除,但人们通过各种方式进行传播。
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的工友發出消息說,7月27日下午,要求建立工會的7名工人正常上班時,被廠方唆使的保安及管理人員暴力驅逐,非法限制人身自由,報警後,警方非但沒有保護他們的人身安全,反而將7人與現場聲援的工人重重包圍,強制扣押;當晚,前往派出所問詢的被捕工人的親屬也被一併扣押。被羈押的維權工友和聲援者超過72小時仍未獲釋,警方聲稱將以尋釁滋事罪起訴;佳士工友籲請全國人民和網友繼續給予聲援。 相關報導見: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慶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勝利 。 佳士建會工人及支持者 30 人被拘留(附名單) 重磅!最新消息!7.27佳士被抓人員名單(30人) 7.27下午,...
7月27日,深圳市佳士科技股份有限公司要求建立工會的工人及其支持者30人被警方拘留,29日,北京大學外國語學院2018屆本科畢業生岳昕發起聯署聲援活動,該活動得到該校各院系本屆畢業生和在校本科生的響應。他們在聲援書中呼籲有志青年勇敢地站在勞動者立場,要求深圳警方立即釋放被捕工人,呼籲地方總工會和佳士科技依法依規切實保障工人自己建工會的權利,並要求地方政府相關部門啟動事件調查程序,對全社會及時公開事件真相,對相關責任人嚴肅處理。 相關報導見: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慶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勝利 。 北大學生就「深圳 7 · 27 維權工人被捕事件」的聲援書 JS北大聲援團 此刻,...
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會見到律師,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劉衛國律師轉告她王全璋說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沒有“硬暴力”而寫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說,李和平律師回家的時候,身上沒有傷,他說每天被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盯著服藥,掰著嘴看藥吃下去沒有,那是讓人感到死亡的威脅;每天被迫用一個姿勢僵直站立15個小時以上,晚上睡覺也必須平躺不許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鐐銬把手腳鍊在一起,整整一個月;冬天被強迫站在空調的冷風口吹十幾個小時;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給薄薄的一條被子,30天被凍得夜裡都不能入睡;每餐給兩個鵪鶉蛋大小的饅頭餓得肚子疼,常年見不到陽光。 李文足說:“全璋說沒有遭受硬暴力,...
2018年7月10日,資深政治異議人士、民主黨創始人之一、“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根據判決書:秦永敏被指控“撰寫了大量具有煽動性的文章,提出‘全民和解,人權至上,良性互動,和平轉型’的目標,確定了顛覆國家政權的方針和目標、策略和方法。另一方面組織、策劃、實施了一系列旨在顛覆國家政權的活動”;秦永敏及其律師辯護稱,秦永敏在文章、書籍中提出的主張、觀點以及組建“中國人權觀察”,是公民享有的言論、出版、結社權利,並未實施顛覆國家政權的暴力行為,不構成顛覆國家政權罪;法院認定,秦永敏的行為“其實質是以行使公民權利之名,...
文章說,深圳佳士公司的工友為抗議公司長期惡劣地對待員工,要求組建工會以維護自己的權利,但公司以開除、毆打等手段報復工人,一些工人還遭到當地派出所警察的毆打和非法關押。工人們為此前往派出所,高喊口號,要求嚴懲打人的警察,在全國熱心網友的關注和聲援下,被關押的工人獲得釋放,警方承諾三天出結果——如果警察錯,會懲罰,並給出書面道歉。 派出所門口響起《咱們工人有力量》 ——慶祝深圳佳士工友的初步勝利 2018年7月22日,在中國發生了兩件事情,一個是北京舉行了慶祝抗美援朝勝利65周年暨志願軍凱旋歸國60周年活動,一個是深圳佳士工友到燕子嶺派出所門口維權,要求建立工會,嚴懲打人員警——...
本文記述了作者和各地維權人士前往武漢準備申請參加秦永敏案開庭宣判的經歷。一些維權人士在當地就被攔截,而開庭前到了法院門口的則被幾十個特警團團圍住,被用一輛大巴車全部帶到漢口信訪局的大廳裡,並收繳了手機和身份證。 7月11日,資深政治異議人士、民主黨創始人之一、中國人權觀察創辦人秦永敏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13年。 秦案申請旁聽記 公民記者 2018年7月11日 10日中午,我和陳國金兄從婁底乘坐G402動車去武漢,準備申請旁聽今天上午九點在武漢中院開庭的秦永敏顛覆國家政權案的宣判。由於不希望引起當局的關注,我們此去沒有向外界透露任何信息。過了長沙後,列車員開始查票查身份證,...
文章記述了山東煙臺退伍老兵朱吉祥就市政府讓住房困難的退伍老兵購買共有產權住房的配售價格問題向市政府提起信訪的經歷。文章說,市信訪局把朱吉祥的信訪事宜轉送市住建局處理,然而住建局做出不在其“職權範圍”的聽證結論。朱吉祥向市信訪複查覆核辦公室(以下簡稱“複查辦”)申請複查,複查辦違規要求住建局“重新召開聽證會、重新處理”……在住建局作出第二次聽證結論、第三次處理意見後,朱吉祥再次向市複查辦申請複查,今年5月,朱吉祥收到了複查辦《撤銷決定書》的“抄送件”;該決定書要求市住建局按照“建議意見類信訪訴求”重新處理。文章說,將朱吉祥的“申訴求決類”信訪事項改為按“建議意見類信訪”重新處理,如此,...
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人社部”)依據1959年的文件取消了千千萬萬勞動者的“視同繳費工齡”,致其晚年因“工齡歸零”而無法享受自己勞動積累的養老金與醫保待遇,陷於“老無所養,病無所醫”之境。他們為此聯署致函人社部,要求公開其推行此政策的現行法律授權和法規依據的信息,但被以“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圍”為由拒絕;2018年2月22日,聯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級法院提起訴訟,二中院違反立案時限的規定,接案後拖延不作為,致使本案無法上訴;聯署代表從3月22日起通過北京訴訟熱線多次向北京高級法院投訴北京第二中級法院不立案又不作出裁定的違法行為,但至今沒有任何結果。為此,他們向最高人民法院、...
在四川汶川地震10週年之際,遭當局以涉嫌“非法為境外提供國家秘密罪”逮捕的“六四天網”負責人黃琦,其85歲老母親蒲文清再次發出公開呼籲,要求中央領導敦促四川省當局從人道出發釋放黃琦回家治病,依法追查製造黃琦冤案責任人的法律責任。蒲文清說,汶川地震時,黃琦身體健康、精力充沛,28天內十三次赴災區贈送救災物資,但因曝光豆腐渣工程致中小學生死亡真相而入獄3年,並因此罹患多種嚴重疾病;出獄後,黃琦拖著病體繼續堅持為弱勢群體發聲,卻再次遭當局打擊報復入獄,並在獄中遭受毒打和虐待。蒲文清擔心兒子會病死獄中。 沉痛回憶五一二汶川地震十週年 沉痛回憶五一二汶川地震十週年,我兒子黃琦當年身體健康,...
鑑於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簡稱“人社部”)以“不屬於政府信息公開範圍”為由對千人聯署要求政府信息公開的申請予以拒絕,聯署代表向北京第二中級法院提起訴訟,起訴人社部不履行信息公開義務,但二中院違反立案時限的程序規定,接案後兩個多月至今不給出是否立案文書。值國際勞動節之際,這些因被政府非法剝奪工齡而陷於“老無所養,病無所醫”、沒有任何“社會保護”的勞動者,對政府剝奪勞動者養老社保權和北京二中院至今違法不立案行徑發出強烈抗議。 “千人公民起訴團”五一抗議書 為此,國內外千人聯名於2017年12月6日、2018年1月2日,兩次向國家人力資源和社會保障部寄發了《千人聯署政府信息公開申請書》,...
2018年4月18日,余文生律師家屬聘請的辯護律師常伯陽、謝陽到辦案單位徐州市銅山區公安局要求了解余文生案件的進展情況時,辦案單位向兩位律師宣讀了一份其稱是余文生親筆簽名的解聘律師、由自己另行聘請律師的聲明,並當場宣布辯護人喪失辯護資格、辦案單位不再安排接待。就此,兩位辯護人發表聲明指出:根據《關於依法保障律師執業權利的規定》,在押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提出解除委託關係的,辯護律師可以要求會見當事人,當面向其確認解除委託關係,故辦案單位宣讀的《聲明》不對辯護人產生法律上的約束力,辯護人將一如既往地履行辯護職責;鑑於本案的管轄權已經變更為徐州市公安局,懇請徐州市公安局依法保障律師的執業權利,...
北京維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4月20日收到徐州市公安局逮捕通知書,得知余文生於4月19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妨害公務罪逮捕,關押在徐州市看守所。4月24日,許豔向徐州市看守所以快遞寄出《政府資訊公開申請表》,要求公開余文生入所時間、體檢情況、是否患病及治療、監室情況、管理制度、提審情況、使用手銬腳鐐的情況等資訊。余文生律師于2018年1月19日被捕,1月20日被以涉嫌妨害公務罪刑事拘留,1月27日被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指定居所監視居住。余文生被捕一周左右,北京警方將其案件轉移到外地。 余文生律師情況通報 —— 余文生律師妻子向徐州市看守所申請政府資訊公開 4月20日,...
2018年4月19日,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及“709”案家屬王峭嶺、劉二敏、原姍姍陪同藺其磊律師、謝陽律師到天津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王全璋,被拒絕。次日,李文足、王峭嶺、劉二敏再次陪同謝陽律師到天津市二中院提交手續、要求見法官,但法官不接電話,法警也不讓律師進去找法官,謝陽律師強烈表達要求:起訴到法院一年兩個月了,法官周虹不敢見律師,這算什麼?!2018年4月4日,“709”案被捕律師王全璋在其生死不明、與外界失聯的第999天,其妻李文足在其他“709”案家屬的陪同下,開始了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4月10日她被北京警察強行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
4月13日,李文足向北京石景山區人民政府發出《行政復議申請書》,要求確認北京市公安局石景山分局對她實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李文足在申請書中說,4月10日她在天津武清東馬圈鎮瑞豪賓館的大堂退房時,北京石景山區的警察陸凱、李谷帶人蜂擁而入,強行把她拽到一輛車上,送回在北京石景山區八角中里的家,隨後,有30多人守在她家樓下;她晚飯後出門去買水果時在小區門口被圍住並被沖撞,報警警察不出警。次日上午,幾位朋友來看她,遭到四五十人的暴力攔截,同時她家門被包括警察在內的四五個人死死頂住不讓她出去;下午其家阿姨帶孩子出門遛彎兒也不得,遭到辱罵,並被威脅:“只要你們敢出來就弄死你們”。“709”...
4月13日,王峭嶺向北京朝陽區人民政府發出《行政復議申請書》,要求確認北京市公安局朝陽分局對她實施“暴力限制人身自由”的行為違法。王峭嶺在申請書中說,4月9日她在天津武清東馬圈鎮瑞豪賓館大堂退房時,被突然闖入的一群人圍住,並被四五個彪形大漢暴力強行塞進一輛轎車,她強烈要求,其中一人才亮出朝陽區公安分局警察的工作證,但拒絕回答暴力限制她人身自由的法律依據,也不出示文書;她被帶到其北京居所社區外的街道上釋放。王峭嶺得知李文足還被關押在天津武清豆張莊派出所後,立即趕到天津武清豆張莊,當晚她們仍住在東馬圈鎮瑞豪賓館,次日上午退房時,王峭嶺再次被那伙人以相同的方式強行帶回北京。 “709”...
2018年4月4日,在丈夫杳無音信999天之時,“709”被捕律師王全璋的妻子李文足,開始了她從北京最高法院徒步行至天津二中院的“千里尋夫”之旅。2018年4月9日上午,在“尋夫之旅”第六天時,她被一群天津國保人員綁架到武清豆張莊派出所。李文足譴責國保的非法抓捕行徑,並對來跟她談話的“領導”(自稱是709專案組的)提出三項要求:一、立刻讓家屬聘請的律師會見王全璋;二、同律師一起見主審法官;三、有罪審判,無罪放人。王全璋於2015年7月“被失踪”,2016年1月8日被天津市公安局逮捕,2017年2月被以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起訴。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
據國內知情人士消息,原定於3月26日開庭審理的董奇案,法院於3月23日以光盤閱卷沒有準備好為由通知律師取消開庭。深圳居民董奇,因為在網上定製印有“推特”圖標和“一切都是剛剛開始”的文化衫,於2017年5月24日被深圳市公安局龍崗分局抓捕,5月25日被以“尋釁滋事罪”刑拘,6月30日被以同一罪名逮捕,至今已被關押10個月。 圳龍崗董奇案原 3月26日開庭遭取消 3月23日傍晚,律師接到深圳龍崗法院通知,取消原定於3月26日下午三點在龍崗法院第六審判庭進行的董奇案的開庭審理,何時開庭,法院也沒有給出時間。 23號律師前往看守所會見董奇,被以律師會見號沒有了為由而遭拒絕。...
控告人 : 李方平 ,北京市瑞風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堯等人被控敲詐勒索等犯罪一案上訴人劉堯的二審辯護律師。 聯繫電話:13901360413 玉品健 ,廣東增泰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堯等人被控敲詐勒索等犯罪一案上訴人劉堯的二審辯護律師。 聯繫電話:13392668860 蔡瑛 ,湖南大相正行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堯等人被控敲詐勒索等犯罪一案上訴人鄒肇星的二審辯護律師。 聯繫電話:15807319191 王飛 ,北京市君本律師事務所律師,劉堯等人被控敲詐勒索等犯罪一案上訴人鄒肇星的二審辯護律師。 聯繫電話:18801459996 控告事項:河源市中級法院及審判人員崔春柳、雷志平、...
關於劉堯遭受廣東省高官官商勾結、利用職權報復陷害
上海市民朱亞平就妻子葛開英因在“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而遭秘密關押發出公開信,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信中說,葛開英3月9日到北京投訴上海有關部門違法亂紀和對其實施迫害後,被上海市政府駐京辦人員及其僱傭人員秘密從北京綁架回上海關押,其後失去聯繫。 上海訪民葛開英“兩會”期間進京上訪,被帶回後遭秘密關押 朱亞平 尊敬的女生們先生們: 我叫朱亞平,住中國上海市徐匯區日暉六村176號105室。2018年3月9日我妻子葛開英去中國北京當局遞交信件材料,投訴中國上海市黃浦區建設和管理委員會和街道辦事處違法亂紀和實施迫害本人之事,在回家途中被上海市政府駐北京辦事處人員和其僱傭的恐怖分子(官方稱呼為臨時工)...
北京市民王連禧在1989年的“六四”鎮壓中被判處死刑,因他是精神發育遲滯的患者才保住性命,但在獄中度過了18年。在坐牢期間,其家被拆,至今未得到任何補償。今年2月初,王連禧因摔倒造成骨折而入住醫院。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的徐永海呼籲大家幫助、關心王連禧。 29 年前的 64 死刑犯王連禧骨折手術住院 (北京基督教家庭教會聖愛團契)徐永海 2018年2月14日 王連禧是一個28年前的“(1989年新華社北京6月17日電)在北京發生的反革命暴亂期間進行打砸搶燒的嚴重刑事犯罪分子。放火犯……王連禧……等八名罪犯,一審被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的死刑犯。後因他是精神發育遲滯(智力低下)的患者...

頁面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