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新聞自由

原文: https://www.ohchr.org/EN/NewsEvents/Pages/DisplayNews.aspx?NewsID=25729&LangID=E 國際專家聯合聲明:各國政府必須促進和保護在2019 冠狀病毒病(COVID-19 )大流行期間信息的獲取和自由流通 中國人權翻譯 日內瓦/華盛頓/維也納(2020年3月19日)——鑒於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造成的日益嚴重的破壞,聯合國促進和保護意見和表達自由權特別報告員、美洲人權委員會言論自由問題特別報告員、歐洲安全與合作組織新聞自由代表發表以下聯合聲明: 「面對2019冠狀病毒病大流行,...
2019年底新型冠狀病毒肺炎在武漢爆發,兩個月內已波及全球。中國政府封鎖疫情信息,封城封街,強制隔離,無數個人和家庭正在經歷人道災難。北京大學法學院教授賀衛方撰文,質疑政府隱瞞疫情信息,希望慘重的代價能喚醒當局放開新聞自由,因為沒有新聞自由,不僅民生多難,而且政府亦無信,更談不上現代化的治理能力與體系。 賀衛方:慘重的代價能否換來新聞自由? 庚子年,短短的一個春節,九省通衢的武漢市就由一個繁華大都會迅速變成一座人間地獄。一場突如其來的冠狀病毒襲擊,轉瞬間已導致近兩千人命喪黃泉,有些家庭甚至滿門盡亡。宣佈的死亡數字是官方統計,可以肯定,尚有很多沒趕上確診就已經死去者不在其中。此外,武漢率先封城...
中國人權 致信聯合國人權事務高級專員米歇爾∙巴切萊特,敦促她公開、強烈、明確地表態支持香港民眾的呼聲:要求完全撤回引渡法修訂案。該修訂案引發了最近幾週在香港歷史上最大規模的抗議活動。(信件全文附後) “來自社會各階層的香港普通公民,對一個威脅世界各國政府的強權大聲發出反對聲音,表現了他們的勇氣,也鼓舞著我們所有人”,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在信中寫道。 香港政府於今年2月提出引渡條例修訂案,如獲通過,將會導致居住在香港或經過香港的人士被引渡到中國大陸,而中國大陸的司法體系缺乏獨立性,犯罪嫌疑人得不到正當程序的保護。 香港這次去中心化的大規模抗議活動,得到包括商業、法律、...
2016年6月16日,香港銅鑼灣書店店長及創辦人林榮基公開發聲,披露他被中央專案組拘留8個月的恐怖經歷。林榮基是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失踪事件的五名當事人之一。去年秋季,他們陸續失踪,之後被證實身處中國大陸並受有關當局控制。林榮基說,在此期間,他被提審近30次,不得聘請律師,2016年2月底鳳凰衛視播放的其認罪片段是他在被當局逼迫下按照要求做的,「有導演,有台詞」。 據林榮基在記者會上所述,他是在2015年10月24日過深圳海關時被拘留,翌日被戴上手銬、眼罩及鴨舌帽,乘了近14個小時的火車被帶到寧波。其後約5個月,他被關在一個「大建築物」中一個不到300平方英尺的房間內,被24小時看守。...
71歲的資深記者 高瑜 “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上訴一案,於11月24日在北京市高級法院進行了不公開審理。今天,法院作出裁決,將其刑期從原判的7年減為5年;同日,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該案一審法院)作出決定,稱鑑於高瑜的病情對其施行監外執行。 高瑜是中國獨立的新聞記者,長期以來關注時事政治,批評中國當局,今年4月被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處7年徒刑。今天,北京高級法院的終審裁決仍維持了對其剝奪政治權利1年的決定。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 譚競嫦 說:“當局給高瑜減刑並讓她監外執行,這並不能抹掉一個顯而易見的事實:當局對她的判刑是利用法律來達到政治目的,懲罰行使言論自由權利的公民。...
2015年8月5日 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 中國共產黨中央委員會中央辦公廳 北京市西城區府右街中南海西門 中華人民共和國 郵編:100017 孟建柱先生 中央政法委員會書記 北京市東城區北池子街14號 郵編:100814 副本: 郭聲琨部長 楊煥寧副部長 公安部 北京市東城區東長安街14號 郵編:100741 傳真:+86 10 66262550 北京市第一看守所 北京市朝陽區豆各莊501號 郵編:100121 主旨:關切獄中記者高瑜的健康狀況 尊敬的國家主席習近平先生: 我們數家組織長年致力於監測並促進中國及其他各國的人權與新聞自由。 我們謹以此函表達對獄中記者高瑜健康狀況的嚴重關切,...
71歲的獨立記者高瑜今天被北京市第三中級法院以“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判刑7年,剝奪政治權利1年。 中國人權 對此表示強烈譴責。 法院判決書指控高瑜向境外洩露了中共中央辦公廳2013年印發的九號文件;該文件在“當前意識形態領域值得注意的突出問題”中,列出了七條錯誤思潮和主張——宣揚西方憲政民主、普世價值、公民社會、新自由主義、西方新聞觀、歷史虛無主義,以及質疑改革開放。 中國人權 執行主任譚競嫦說:“對高瑜的判決,是當局嚴厲控制言論和信息自由的最新信號。用‘為境外非法提供國家秘密罪’的指控對政治性案件進行判決,再一次暴露了官方‘依法治國’口號的虛偽”。...
2014年6月30日,中國政府制定的一套旨在應對新聞從業人員在採集新聞及其他相關職務行為中“濫用”信息現象的新規定正式生效。( 中國人權 的英文翻譯如下。) 這一規定是由主管新聞出版工作的國家新聞出版廣電總局頒布的,其中條款不僅針對於新聞採編人員,而且對提供技術支持的其他新聞從業人員也同樣適用。這套管理辦法是為保護含有國家秘密、商業秘密及“未公開披露的信息”等而專門製定的。 《新聞從業人員職務行為信息管理辦法》提出了以下要求: 新聞單位應健全 “保密製度” 以防止洩露國家機密,包括明確知悉範圍和保密期限、妥善處理國家秘密載體、和禁止在任何媒體以任何形式或私人交往中傳遞國家秘密;...
香港大學學生會出版的期刊《學苑》,在上世紀七十年代有一篇文章形容香港是一個“有自由、​​沒民主”的城市,引起不少人共鳴。雖然有人為香港是否真的沒有民主而爭執,但“有自由”之說,從來沒有異議,故此中英兩國就香港前途談判達成的共識聲明,香港生活方式不變,並詳列各種將“依法保障”的自由。有關自由其後由香港回歸後生效的小憲法——《基本法》——第三章予以保障。 香港回歸之初的五六年,中國政府似乎並未侵擾港人的自由,港人亦自我感覺不俗,這可從香港大學民意研究計劃的定期民調結果可見一斑。 [1] 以10分為滿分,香港社會的自由評分一直在6.78分至7.65分之間徘徊,而絕大部分時間是在7分以上,算是可以。...
1983年,我和家人一起首次去中國旅行了5個星期。那時離毛澤東之死和文化大革命結束還不到十年,人們還是不敢與外國人攀談。雖然我和小女兒吸引了滿大街好奇的人群,但在大多數情況下,人們只是茫然地盯著我們。因為擔心“老大哥”在背後盯梢,我與人只有過為數不多的低聲交談。 當我1989年4月重返中國時,這個國家出現了一個短暫的政治自由化亢奮時期。學生、知識分子、持不同政見者和普通市民在餐館、宿舍、公園、美髮店等場所興奮地展開辯論,涉及內容十分廣泛。作家、記者、電影導演和紀錄片製作人敢於觸及自共產黨1949年以來即列為禁忌的話題。當時頗有一些欣喜若狂的氣氛。 5月,我再度回到北京,...

頁面

訂閱 新聞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