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律師權責

New!
為紀念“709大抓捕”五周年,陳建剛律師首次披露2016至2017年辦理謝陽律師一案的流水日誌,日誌記錄了司法局和國保如何一步步威脅和控制辦案律師,如何協迫當事人違心“認罪”,及如何迫使辯護律師退出辯護,揭露了中共當局用盡方法構陷入罪並阻礙律師辯護權的卑鄙手法。 陳建剛律師就謝陽案之工作日志 【《辦案日誌》內容提示:①我在709人權律師大抓捕中辦理謝陽案的流水日程;②709五周年馬上到了,這份日誌是709當時的記錄之一;③司法局、國保是如何控制、威脅一位辦案律師,如何干擾律師辦案;④謝陽案收場的真正原因,謝陽為什麼會否認自己遭受的酷刑。】 工作日志 (我和劉正清律師搭檔為謝陽律師辯護,...
——唐吉田、劉巍二人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為人權律師,他們都是公民維權運動裡的活躍人物。我們以及經歷了那個熱切時代的所有人們一道,相信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即使歷經曲折但仍將不遠。​
2018年1月失去自由的維權律師余文生至今不被允許會見律師和家人,其妻許豔在下文中再度為丈夫發出呼籲。文章說,余文生律師曾在2018年“兩會”前提岀修改憲法的建議,現在第三個“兩會”都召開了,他卻仍然被非法羈押中,2019年5月9日被徐州市中級人民法院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秘密開庭,至今沒有判決,家人一直無法得知余文生被關在哪裡、有沒有遭到酷刑、身體狀況怎樣。文章還介紹了余文生的家庭和成長環境,及他如何成為維權律師,如何因代理敏感案件被解聘、被吊銷執照的經歷。許豔也講述了自己為丈夫維權而遭迫害的經歷。她呼籲國際社會關注余文生案,呼籲中國當局依法辦案,立即無罪釋放余文生。...
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綁架和失蹤,一次又一次的監禁和酷刑,高智晟沒有屈服。只要有機會,他就拿起筆,記錄他的遭遇,記錄他人的不幸,並控訴這個政權的荒謬和野蠻。高智晟的文字是用他自己的血寫成的。 1. 2004年12月30日,我在互聯網上讀到一封關於法輪功問題致全國人大的公開信。當時對法輪功的大規模迫害已五年之久,但國人對此問題噤若寒蟬,好像從來沒有發生過一樣。一個律師為此公開呼籲,必定冒著極大的風險,需要非凡的勇氣。我因此記住了這個律師的名字:高智晟。 當時維權運動剛剛起步,活躍的維權律師全國加起來不到二十人,我急切地想要認識高律師。不過當時那封公開信的風險難以評估,他隨時可能被捕入獄。...
鄭州市律師協會于2020年4月2日就 劉瑩瑩 律師發佈《今天,漢口殯儀館領骨灰的家屬排起了長長的隊伍》的博文決定「給予警告」處分,稱該文涉嫌利用網路、媒體炒作未經核實的現象,散佈挑動對政府不滿言論。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對此表示極其震驚和憤慨,特發表聲明,指出:鄭州市律協的決定違反中國憲法和國際法檔;劉瑩瑩律師的文章所述事件均有據可查;劉瑩瑩律師行使言論自由權利無任何違法和不當之處,而真正違法、違約、反人權的是鄭州市律協,真正醜化中國共產黨及中國政府的是鄭州市律協。鑒於此,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強烈呼籲全國律協高度重視其會員因行使公民權利遭非法打壓的事實;強烈要求全國律協、...
12月5日,在中華全國律師協會將于12月9-10日在廣州舉辦“世界律師大會”之際, 中國人權律師團律師 特對此次會議發表聲明,指出:一、會議的中文名稱“世界律師大會”與英文名稱“Global Lawyers Forum”不相稱,搶走本屬於“World Bar Conference”的中譯名稱,有魚目混珠、掠人之美乃至欺世盜名之嫌;二、在國際上業已存在多個律師界的會議之情形下,另起爐灶興辦這樣一個會議,毫無必要;三、中國的律協有著鮮明的官方、半官方性質,興辦這樣一個會議難免名不正言不順之嫌;四、會議主題設置為無關痛癢的微觀和技術層次上的“科技進步與法律服務”避重就輕,回避中國憲政、...
四川異議人士符海陸被控“尋釁滋事罪”案開庭前一天,其妻劉天豔發表文章說,符海陸被捕已1037天,這一千多天的日日夜夜,妻子見不到丈夫,孩子見不到父親,母親見不到兒子。20多公里的距離,他們總是抱著希望去,帶著失望歸。他們和律師一次次地向法院、檢察院、監察委員會投訴、抗議,等來的卻是他們聘請的律師“被解聘”。 符海陸是四川成都疫苗受害者家長之一。2016年5月29日,符海陸因在網上公開自製海報“永不忘記,永不放棄,銘記八酒六四——27年記憶陳釀酒非賣品”,以紀念1989年六四鎮壓事件27周年,被當局以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刑事拘留,後被以涉嫌相同罪名逮捕、起訴。...
隋牧青律師9月20日發佈消息說,他的妻子孫世華作為訪民周建彬的辯護律師,當日下午三點多鐘前往廣州荔灣區華林派出所欲與主辦警官溝通此案時,遭派出所員警毆打並被非法扣押。他打110報警,要求派員到派出所取證,但110先是不肯出警,後轉告他如果撥打110超過一定次數,將以擾亂警方工作秩序論處。在隋律師的不斷要求下,110才終於派員到場為孫世華律師做筆錄,但截至發稿為止,孫世華律師仍未獲釋。 隋牧青律師因代理多起維權案件於今年初被吊銷律師執照。 訪民案代理律師孫世華遭員警毆打並被非法拘禁 隋牧青律師 2018年9月20日 我太太孫世華作為訪民周建彬的辯護律師,...
維權律師王全璋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會見到律師,下文是其妻子李文足就劉衛國律師轉告她王全璋說自己以前受到的待遇沒有“硬暴力”而寫的文章。李文足在文章中說,李和平律師回家的時候,身上沒有傷,他說每天被穿著白大褂的醫生盯著服藥,掰著嘴看藥吃下去沒有,那是讓人感到死亡的威脅;每天被迫用一個姿勢僵直站立15個小時以上,晚上睡覺也必須平躺不許翻身,如果翻身了,就被叫醒;被用工字鐐銬把手腳鍊在一起,整整一個月;冬天被強迫站在空調的冷風口吹十幾個小時;冬天在天津看守所,只給薄薄的一條被子,30天被凍得夜裡都不能入睡;每餐給兩個鵪鶉蛋大小的饅頭餓得肚子疼,常年見不到陽光。 李文足說:“全璋說沒有遭受硬暴力,...
王全璋律師在2015年7月開始的、300多名律師和維權人士遭到打壓的“709”案中“被失踪”,之後,被羈押者或被判刑、或被釋放,只有王全璋律師音信全無——他不被允許會見家人和律師,外界不知其關押於何處、不知其生死……在失踪3年多之後,終於有律師會見了他。本文即是劉衛國律師講述其成為王全璋的辯護律師、會見王全璋及進行代理工作的情況。 關於王全璋律師涉嫌“顛覆國家政權”案通報 劉衛國律師 1、2018年6月下旬,被羈押在天津市第一看守所的王全璋律師向主審法官正式遞交了要求本人作為其辯護律師的授權委託書。 2、7月,天津市第二中級法院向本人轉達了前述委託事宜。...

頁面

訂閱 律師權責
錯誤 | Human Rights in China 中国人权 | HRIC

錯誤

網站遇到非預期錯誤。請稍後再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