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人士

全國范圍內的大抓捕還在繼續。每一天都有壞消息傳來。維權律師浦志強、劉士輝、唐荊陵、夏霖、余文生,民主維權人士袁新亭、王清營、聖觀法師、謝文飛、楊崇、賈靈敏、郭玉閃、寇延丁,記者和學者高瑜、徐曉、鐵流,紀錄片制片人沈勇平,藝術家王臧、追魂、陳光,等等。 有人解釋成政法系統濫用警力、警察權失控;有人解釋成中央派系斗爭,也有人解釋成習近平為了穩固自身權力而採取的應急手段,這恐怕都不對。這一波對民間社會的大規模鎮壓,是從去年抓捕“西單四君子”開始的。2013年3月31日,袁冬、張寶成等四人在西單演講,要求官員公開財產,當場被捕,正式揭開了當局鎮壓新公民運動和公民社會的序幕。不到兩年的時間裡,...
北京市檢察院第一分院對許志永的起訴書顯示,要求“教育平權”和“財產公示”居然是構成指控新公民運動創辦者許志永涉嫌“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的要件。 北京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 起訴書 京一分檢刑訴[2013 ]306號 被告人許志永,男,1973年3月2日出生於河南省民權縣,漢族,身份號碼:620102197303025316,研究生文化,北京郵電大學講師……因涉嫌犯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於2013年7月16日被北京市公安局公共交​​通安全保衛分局刑事拘留,經本院批准,於同年8月22日被北京市公安局逮捕。 本案由北京市公安局偵查終結,以被告人許志永涉嫌犯聚眾擾亂公共場所秩序罪,...
人生的際遇各不相同。上帝會給每一個人出不同的考題;撒旦會對人做出種種試探。 好在,上帝造人的時候,對人鼻孔中吹的那口靈氣,乃是人之為人的共同特性,這就是良知、公義、愛等美好品質。它引導著人與人類前進的方向,哪怕道路崎嶇。 神為人所做的奇妙安排,如同地球繞著太陽運行。回憶我自己的人生經歷,軌道彎曲而清晰可辨。 祖父是儒雅的老中醫,被當局定性階級成份為“工商業地主”。在毛時代,這對於一家三代人而言,都是原罪。父親精於琴棋書畫,且略通武藝,卻因“家庭出身”而做了一輩子農民。在我還剛會走路時,曾親眼看見祖父與父親在台上挨批鬥,那是嚴重缺乏娛樂的鄉親們的保留節目。印象最深的是這樣一幅場景:...
286位包括律師在內的中國各地公民簽署了這份呼籲書,敦促司法部和各地司法局恢復包括唐吉田在內的38位律師的執業權,保證他們不受干擾地執業。呼籲書說:“我們這個社會需要更多的良心律師為弱勢群體代言、不畏強權依法執業,捍衛人權堅守良知與正義。 ”這一簽名活動將持續到2013年10月30日。
【李建峰】李建峰是前福建省寧德市中級人民法院經濟審判庭審判長,2003年被以“顛覆國家政權罪”判處有期徒刑16年。李建峰否認對他的指控,認為這純粹是當局為報復他在法律框架內協助他人維權而對他進行的栽贓陷害。李建峰獲減刑5年,共服刑11年,其間曾遭酷刑並被強迫勞動。李於2013年4月獲釋,面對他的是妻女離去、父母老邁、生活無著的困境。
維權人士楊林于4月22日失踪,39名包括律師、學生在內的各界人士聯名向社會發出《尋人啟事》。
【蒙冤警察】全國蒙冤警察群體繼2012年8月、9月發表公開信,敦促中共解決司法系統的腐敗問題、為他們的冤案平反之後,又向新的中央領導發出了三封公開信。在2012年10月和12月的信中,他們敦促新領導停止以“維穩”名義迫害維權人士,要求懲治那些需對這些冤案負責的人,表達了他們在維權運動中發揮重要作用的決心。在2013年2月以反腐宣言的形式寫的信中,他們譴責腐敗官員假借“維穩”旗號保護他們自己,對公民任意拘押、毆打及施行其它侵權行為。這份宣言還表達了簽署人對中共承諾反腐、堅持憲法至上和推進法治的支持。
中國公民維權聯盟就當局對北京的維權人士趙常青和律師丁家喜刑事拘留發表聲明,指出當局這樣做只會讓不穩定的社會更加動盪,讓更多正義的維權律師勇敢地站出來。聲明呼籲當局立即無條件釋放趙常青和丁家喜。
【王登朝妨害公務、貪污案】深圳市警察王登朝上訴案經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於2013年2月7日開庭審理,至今未果。辯護律師王全章請求最高人民法院提審此案。
【王登朝】李靜林是被以“貪污”和“妨礙公務”罪一審判14年的被告王登朝的辯護律師。他的第一篇文章《痛——在深圳市中級法院》記錄了該案二審庭審過程中主審法官如何反复、刻意違反法律程序,包括越權否決被告和律師提出的迴避申請,以及不對新證據進行質證。兩位辯護律師在完全無法履行辯護職責的情況下請辭。李靜林說,他因法官知法犯法、蔑視法律而感到心痛。在第二篇文章中,李律師敘述了他第二天到法院想要回一天前在王登朝案庭審中當庭所舉的證據原件及復印件並核對筆錄,但遭拒絕的經過。

頁面

訂閱 維權人士

更多話題

709事件 公眾知​​情權 司法公正 行政拘留 法律天地 任意羈押
公示財產 雙邊對話 黑監獄 書評 商業與人權 審查
零八憲章 兒童 中國法 翻牆技術 公民行動 公民記者
公民參與 民間社會 評論 中國共產黨 憲法 消費者安全
思想爭鳴 腐敗 反恐 向強權說“不!” 文革 文化之角
時政述評 網絡安全 社會民生 民主和政治改革 拆遷 異議人士
教育 選舉 被迫失踪 環境 少數民族 歐盟-中國
計劃生育 農民 結社自由 言論自由 新聞自由 信仰自由
政府問責 政策法規 施政透明 香港 軟禁 中國人權翻譯
戶口 人權理事會 人權動態 非法搜查和拘留 煽動顛覆國家政權 信息控制
信息技術 信息、通信、技術 公民權利和政治權利國際公約 國際人權 國際窗口 國際關係
互聯網 互聯網治理 建三江律師維權 司法改革 六四 綁架
勞改場 勞工權利 土地、財產、房屋 律師權責 律師 法律制度
國內來信 重大事件(環境污染、食品安全、事故等) 毛澤東 微博 全國人大 新公民運動
非政府組織 奧運 一國兩制 網上行動 政府信息公開 人物
警察暴行 司法評述 政治犯 政治 良心犯 歷史鉤沉
宣傳 抗議和請願 公開呼籲 公共安全 種族歧視 勞動教養
維權人士 維權 法治 上海合作組織 特別專題 國家賠償
國家秘密 國家安全 顛覆國家政權 監控 科技 思想理論
天安門母親 西藏 酷刑 典型案例 聯合國 美中
維吾爾族人 弱勢群體 婦女 青年 青年視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