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維權

New!
2021年1月21日下午,在與外界失去聯繫392天之後,北京「新公民運動」發起人丁家喜終於獲准在山東省臨沂市臨沭縣看守所通過視頻遠程會見了其代理律師彭劍。丁家喜告知律師,在山東煙臺被指定居所監視期間遭受酷刑,長期遭剝奪睡眠,其中有7天7夜由5名警員輪流審訊;有半個月,每頓飯只是四分之一個饅頭;還有一周,被限制飲水,每天僅600毫升。 2019年12月初,許志永、丁家喜等公民和律師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12月26日當局對參與和涉及此次聚會的人士展開抓捕,指其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或尋釁滋事,丁家喜當日在北京被山東警方帶走,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
New!
2021年1月21日下午,在與外界失去聯繫371天之後,北京「新公民運動」發起人許志永終於獲准在山東省臨沂市臨沭縣看守所通過視頻遠程會見了其代理律師梁小軍和張磊。許志永告知律師,在北京被指定居所監視居住期間曾有10天被剝奪睡眠(每天睡眠只有2至4個小時)。臨沭縣看守所中的條件比較差,每人的伙食每頓只提供1個饅頭,但他可以在看守所裡面購買食物。 2019年12月初,許志永、丁家喜等公民和律師在廈門聚會,討論時政,分享推動公民社會建設的經驗,12月26日當局對參與和涉及此次聚會的人士展開抓捕,指其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或尋釁滋事。許志永於2020年2月15日在廣州被抓捕,次日被押回北京。...
中國人權 獲悉:因報道武漢疫情而被控「尋釁滋事」的上海公民記者張展案將於2020年12月28日上午在上海浦東新區法院第九法庭開庭審理,鑒於張展因絕食及被強制灌食而導致身體非常虛弱,其代理律師張科科和任全牛向法院提出延期審理的申請。 武漢疫情爆發後,張展於2020年2月1日左右前往武漢,一直在微信、推特、YouTube 等社交媒體平臺上直播武漢的現場情況,並撰寫了大量關於武漢疫情的真實報道。5月14日張展在武漢被抓捕,押回上海,次日被上海市浦東分局以涉嫌「尋釁滋事」 刑事拘留,後遭批捕、起訴,現被羈押於浦東新區看守所。張展在獄中一直絕食抗議,但遭強制灌食、約束,導致其身體狀況十分虛弱。此前,...
據公益機構“長沙富能”聯合創辦人楊占青報導,被捕的該機構成員程淵、劉永澤和吳葛健雄“涉嫌顛覆國家政權罪”案已于上周被秘密開庭,但當事人家屬及其聘請的律師皆未被通知參加庭審。程淵的妻子施明磊在從官派律師口中得知消息後前往法院確認了已開庭的消息。法警負責人轉告趙喆法官的話給施明磊,說該案是公開審理的,保障了當事人的一切權利。施明磊就此在推特上三問趙喆法官:1、我下載備份了中院網站上趙喆接手該案以來的所有案件公告,沒有該案的任何記錄。2、程淵的辯護律師張磊、謝燕益都沒有上庭,這叫公開?3、開庭沒有通知家屬,這叫公開? “長沙公益仨”案三人於2019年7月22日被長沙市國家安全局以“...
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發出丈夫案情通報:9月3日上午,余文生案的兩位辯護律師將去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討論二審開庭事宜。許豔稱,雖然自己最近生病,但也會爭取去徐州,為余文生存錢,並要求徐州市公安局公開余文生健康惡化有關情況及最近半個月生活記錄表。 余文生是北京律師,2018年1月被捕,關押於江蘇省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級法院進行秘密審理;2020年6月17日,余文生被徐州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 余文生律師案通知 9月3日上午,盧思位律師、藺其磊律師,會在徐州市看守所,會見余文生律師。準備與余文生律師商量一下二審開庭的事情...
——民主維權運動的核心資源,需要而且能夠由道義價值擴展為政治實力,其核心樞紐和原點發動機就在於鐵窗英雄群體的理想性、厚德性和人格境界。這並非在誇大少數人的力量,再造中華民族的價值等級表的操作起點,總得從某些具體的高貴生命開始。
——在追求和平民主的歷史進程中構建和平民主社會的核心原則、主張及立場是人權至上、和平民主、法治中國。其中,堅持個體權利本位、程式正義貫穿始終,以此原則解決政治問題、經濟問題、文化問題、民族問題、社會問題等各個方面。
——憲政民主必勝,這是天道和自然法大勢所定。但中國這一代爭自由的人們並非必勝,如果犯下並繼續堅持若干致命的生存策略錯誤,這一代自由理想者很有可能淪為現實的政治博弈場上的最終失敗者。階級鬥爭和官民“死磕”,絕不是在中國本土實現憲政民主的可操作之路。
——路漫漫其悠遠兮,吾將上下而求索。這是屈原流放楚地的吟唱,今日在許博士身上活現。他對推進中國民主轉型深思熟慮,有通盤籌謀,且身體力行。他參與基層選舉、發起教育平權、要求官員公示財產等等,都是點滴積累中國變革力量,培植社會現代文明元素。
——唐吉田、劉巍二人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作為人權律師,他們都是公民維權運動裡的活躍人物。我們以及經歷了那個熱切時代的所有人們一道,相信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即使歷經曲折但仍將不遠。​

頁面

訂閱 維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