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to content Skip to navigation

余文生律師案情況通報

July 23, 2020

據系獄人權律師余文生的妻子許豔的案情通報: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審辯護律師盧思位、藺其磊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其當事人,遭無理拒絕;之後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駐所監察室進行了投訴,但均無任何結果。7月23日上午,兩位律師來到江蘇省高院查詢余文生案的上訴情況,雖經一審法院承辦法官當即確認余文生已經提起上訴,並且徐州中院已經將案件移交到江蘇省高院,但在高院系統內卻無法查出。兩位律師想閱卷並與主辦法官做溝通,未果。江蘇高院訴訟服務中心接收了兩位元律師的辯護手續並答應轉交承辦法官後,在律師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續時,被保安和法警粗暴要求立即離開。

余文生2018年1月在發表《關於修憲的公民建議——余文生致中共十九大二中全會的公開信》後被警方帶走。余文生是北京律師,卻被關押於江蘇省徐州市看守所。2019年5月9日其案在徐州市中級法院進行秘密審理。2020年6月17日,其妻被徐州市檢察院電話告知,余文生已於當日被徐州市中級法院以“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判刑4年,剝奪政治權利3年。迄今為止當局一直未允許余文生會見其家人和律師。


余文生律師案情況通報

許豔

2020年7月23日

 

2020年7月22日,余文生案的二審辯護律師盧思位,藺其磊來到徐州市看守所要求會見,看守所門衛以藺其磊律師執業地在北京為由,不准許其進入,實際上藺律師一直在河南,且北京也已經不是重點疫區,藺其磊律師就此問題進行了投訴。盧思位律師進入看守所提交會見手續後,接待警官以未接到二審法院的通知為由拒絕安排會見,律師當即指出看守所的理由沒有任何法律依據,並向徐州市公安局和徐州市駐所監察室進行了投訴,但都沒有任何結果!鑒於徐州市看守所一意孤行,兩位律師沒法見到余文生,不得不暫時離開徐州,前往南京!

7月23日上午,兩位律師來到江蘇省高院查詢余文生案的上訴情況,前臺查詢後答覆沒有餘文生的上訴,律師隨即打通一審法院承辦法官劉明偉的電話,他當即確認余文生已經上訴,並且徐州中院已經將案件移交了江蘇省高院。鑒於此,兩位律師繼續要求江蘇高院查詢案件情況,經前臺多方核實後確定,余文生案的上訴並沒有走普通移送方式,似乎是徐州中院安排專人送到了江蘇高院,因此在系統內無法查出。同時還瞭解到,該案已經分案,由陳姓法官主辦,兩位律師想一併閱卷並與法官做溝通,但前臺答覆承辦法官不在,且卷宗還在江蘇省檢察院,讓律師下周聯繫!

江蘇高院訴訟服務中心接收了盧思位律師和藺其磊律師的辯護手續,答應轉交承辦法官,律師要求法院出具接收手續,法院答覆從不出具手續,正當律師試圖與法院工作人員就此問題進行討論時,最戲劇性的一幕出現了,一名保安和警號為320017的法警先後沖過來要求律師立即離開法院,並粗暴地呵斥兩位律師,法警還認為律師說的都是廢話,並斥責律師不懂法律!該保安和法警態度惡劣,神情傲慢,工作作風極為粗魯,對辯護律師根本沒有最起碼的尊重,並揚言不怕律師的控告投訴,隨後,律師就此進行了投訴。

兩天下來,辯護律師的感覺是,徐州方面看來要一條道走到黑,堅決把違法行為進行到底。余文生案子似乎是一個非常重大的案件,因為系統內居然無法查詢!辯護律師因為有其他工作,暫時離開了六朝古都,金粉之地,同時將儘快與承辦法官聯繫閱卷並再次會見余文生,爭取余文生律師早日獲得自由!